1. 首页 > 常识

苏子降气汤治疗慢性支气管炎的经验 支气管炎偏方三天见效

本文为大家介绍了 苏子降气汤治疗慢性支气管炎的经验 ,还有的小伙伴在问支气管炎偏方三天见效,下面小编给大家细致的讲述一下。

旷某某,男性,42岁,夙患慢性气管炎,每逢秋凉,则犯咳嗽。于1969年9月20日初次就诊,诊其寸脉弦滑,视其舌润而胖,有齿痕,症状:痰涎壅盛,肺气不利,咳喘频频。投以苏子降气汤原方:苏子7.5克,炙甘草6克,半夏7.5克,当归4.5克,肉桂4.5克,化橘红4.5克,前胡3克,川厚朴3克,生姜3片。水煎服。4剂咳喘见轻。复诊仍原方照服4剂,咳止喘平,嘱日后若遇风凉再复发时,可按方服之。

王某某,男性,年43岁,有肺气肿宿疾,于1970年5月22日就诊。切其脉右关浮大,咳嗽咯痰,呼吸不利,短气不足以息。患者自诉胸部满闷,周身无力,腰腿酸困,小便频数,午后两胫部浮肿,并有肝下垂症。因其

脉右大主气虚

兼患肝下垂,投以柴芍六君子汤。用以补气化痰兼顾其肝。服4剂。

27日复诊,腿肿见好,咳稍减,痰仍多,脉浮大如故,前方加苏子、桑白皮,再服4剂。6月3日3诊,咳稍轻而痰仍未减,乃改投苏子降气汤原方,咳与痰虽俱减,而胸满腰酸便数等症,未见消除。因考虑苏子降气汤原方是治疗喘的,喘是矛盾的普遍性,此外尚有胸满腰酸等证,由于原方中未加入针对性药物,所以未能一起得到解决。于是加入人参以补气,加入沉香以纳气归肾,同肉桂治上盛下虚,更入冬虫夏草以化痰益气。服10余剂,诸症基本痊愈。

苏子降气汤,《和剂局方》主治“男女虚阳上攻,气不升降,上盛下虚,膈壅痰多,咽喉不利,咳嗽,虚烦引饮,头目昏眩,腰疼脚弱,肢体倦怠,腹肚㽲刺,冷热气泻,大便风秘,涩滞不通,肢体浮肿,有妨饮食”。本方是九味药所组成,一方加沉香。本方以苏子为主,其主要作用有:一为除寒温中;一为降逆定喘;一为消痰润肠。苏子得前胡能降气祛痰,驱风散积;得厚朴、陈皮、生姜能内疏痰饮,外解风寒;得当归能止咳和血,润肠通便;得肉桂能温中散寒。加沉香纳气入肾,同肉桂相伍,治上盛下虚更为有力。此方有行有补,有润有燥,治上不遗下,标本兼顾,为豁痰降气,平喘理嗽,利胸快膈,通秘和中,纳气归元之方剂。

苏子降气汤治疗上盛下虚发生的梅核气病亦颇理想

。由于此病气郁痰凝,阻塞咽嗌,咳之不出,咽之不下。虽无致命之虞,但堵塞日久,甚为痛苦。通常用小半夏汤、四七汤等,开郁理痰,便可获效。

如果属于上实下虚的痰气凝结,反而无功。

如在

本方基础上,肉桂减量(用上肉桂3克),另加桂枝4.5克,常能药到病除。因本方不但降气,化痰,还能纳气归元,复加桂枝通阳宣痹,下气利咽之功,故取效更捷。

苏子降气汤能治疗胸痹疼痛

根据临床观察,胸痹疼痛,多为胸阳不振,痰饮内阻,或心肺气血不利,不通则痛

。根据本方降气宽膈豁痰宣肺的特点,诊其为胸阳不振,阴霾作病的,则加桂枝、薤白、菖蒲;痰垢交阻的,则加栝蒌、尖贝、枇杷叶(减去肉桂);心肺气血瘀滞不利的,则加木香、郁金、延胡、枳壳。随证加减可以奏效。

另外苏子降气汤治疗痰气噎膈,亦很理想

。此证多因忧思郁结,肝郁气滞,痰涎交阻而食物难下,胃津不布,便秘不通。这样会出现痰气愈结愈甚,津液亦必日渐减少的局面。治疗方法必须开豁痰气的郁结,以敷布津液。同时应有一定润燥通幽的作用才好。考虑到苏子降气汤堪当其任,具备了这个条件,如果再加旋覆花、代赭石降镇痰气,白蔻仁、炙杷叶开利胸脘,桃杏仁泥以滋血燥,往往取得满意疗效。

使用本方时,以下情况不应随便应用:

1.肺肾双虚的喘咳,不见痰气湿盛的症状;

2.肺肾水湿瘀结,痰喘特甚,形气俱实;

3.表证不解的痰喘咳嗽;

4.热盛灼肺,或阴虚火旺的喘咳;

5.大便溏泄,气少食衰的体质;

6.有蛔虫史经常腹痛的。

根据汪昂《医方集解》谓

本方有散外寒的作用

,所以后人在治疗风寒引起之慢性气管炎发作初期,加入苏叶为治。

《局方》苏子降气汤是临床上经常选用的一个方剂,其治疗范围比较广泛,使用得法,效果极为明显。兹将临床加减运用概述如下,谬误之处,请予批评指正。

本方由苏子、半夏、厚朴、前胡、生姜、橘红、当归、甘草、肉桂九味药组成(一方有沉香,无肉桂。我们认为两药皆用,疗效更好)。方中苏子、生姜、半夏、厚朴、橘红开胸降逆,利气化痰;前胡宣肺下气;当归润燥养血;甘草安脾,调和诸药。妙在用肉桂以补君相之火,君火足则膻中阳振,膈上饮气自消,相火足则肾气蒸化,津液运布而浊饮得除;加沉香纳气入肾,同肉桂相伍,治上盛下虚更为有利。此方有行有补,有润有燥,治上顾下,标本兼施,为豁痰降气,平喘理嗽,利胸快膈,通秘和中,纳气归元之良方。

本方治疗上盛下虚痰喘咳嗽诸症,配合西医诊断,其中包括了某些肺气肿、心脏病喘息、慢性支气管炎等病。据临床观察,肺气肿的症状,表现在咳嗽咳痰,胸部满闷,呼吸不利,短气不足以息等症。本病又多发于久咳之后,年龄多在四旬开外,并伴有周身无力,腰腿痠软,小溲频数,精神疲倦等症状。

根据中医学理论,此症与下虚上盛有关。盖肺为气之主,肾为气之根,气虽主于肺,其根则在于肾。因为天阳之气藏于肺,水谷之气聚于胃,两气相并积于胸中者是谓宗气。宗气虽在于上,必须下藏肾中,借肾气摄纳主持则抟聚不散,始能产生气化作用。所以肺虽主气实为气之标,肾主纳气方为气之本也。肺属金,肾属水,有母子之义,肺气下藏于肾,《道藏》称为“母隐子胎”。母子相亲,互相倚附,俾“呼出心与肺,吸入肾与肝”,阴阳升降,息息相通,何病之有?然肾为水脏,中寄相火;如果水火相济,其气为温,是名“少火生气”,则肺气得悦,来就其子,是肾能纳气矣。

如果下元虚衰,肾水不滋,相火过旺,少火变成壮火,是名“壮火食气”,肺畏火克,母子相仇,则肺气不能下藏于肾;亦有火衰水盛,水寒金冷,津液不得少火之蒸化,则留而为饮,上迫肺气,气不下达,亦不能下藏于肾。前者变生火旺灼金之喘咳,后者变生阳虚水寒,肾冷津凝之喘咳,然皆统属肾不纳气。苏子降气汤属于后者。它能宽胸理肺,温下利上,纳气平喘,使肺肾之气相接,母子相亲,津气重新敷布,则以上诸证自可消除。

例如:患者王某,男,56岁,喘咳已十余年,近来症状日益加重,痰多色白,呼吸不利,欬逆不得平卧。诊其脉弦,舌润而胖,遂认为痰饮凝滞,肺气不利之病(西医诊断为肺气肿)。初用苓甘五味姜辛汤,温肺化饮,敛气平喘,但药后平平,效果不显。细察其脉,寸弦而两尺软,并有溺多、神疲、体倦、腰腿无力等证,始确知证属上盛下虚,肾不纳气之故。投苏子降气汤(肉桂与沉香并用),另加人参、冬虫夏草各二钱。一剂咳喘大减,即能平卧,精神与体力皆有好转。前后共服九剂,基本痊愈。(喘势重的可再加蛤蚧一对)

本方不特治某些肺气肿有效,对于某些心脏病的喘咳、短气、痰多、心悸,随证加减,往往取得满意的效果。

例如:患者韩某,女,38岁。气短、心悸、咳嗽痰多,已四月之久。经西医诊断为风湿性心脏病。望诊:面白不华,苔薄质淡而润。闻诊:语言低微,气不足息,频频咳嗽。切诊:六脉沉小数软。时当暑天,仍着毛线衣,自称身寒恶风,体疲无力。从脉证分析,此证为肾阳不足,肺气亦衰,阴来搏阳,故脉反小数。乃疏苏子降气汤(肉桂与沉香并用),另加人参二钱,二剂症状减轻,咳嗽咳痰减少,以本方加减化裁,服至十六剂而恢复工作。

上盛下虚之证,严重的可出现喘咳大作,痰涎涌盛,头痛汗出,四肢不温,小溲多而带白,属于阳虚而“肾厥”。急用本方生姜改干姜,加人参煎浓汤,送服黑锡丹三钱,殊有奇效。如果因咳喘久延,气机不顺,有升无降,血随气逆,浮溢于上,出现鼻衄、咳血、呕血等证,用本方加姜炭、黑芥穗、侧柏炭温经止血,理气平喘,则血自归经。如果误认热伤阴络,轻投滋阴凉血之剂,非但无效,反损膻中阳气,助长阴邪。轻则胸脘发满,便泄食衰;重则引动阴火暴发,大吐大衄,变生叵测。

另外,喘咳气逆多有便秘不通,或排便困难之象,此属痰气蕴结膈上,津液不能下达,古人称为“气秘”是矣。如果误认胃肠燥结,滥施苦寒荡涤之品,徒伐胃气,反伤津液,通而复秘,于病无益。用本方降气以达津液,使肺肠表里相通,大便不攻而自下。况苏子、当归皆有润肠作用,适当增加剂量更佳。老人及体质素弱者,加人参一二钱,推动气机下行,以增强排便的作用。如果命火衰微,痰湿特盛,肾气虚冷之便秘,用本方送服半硫丸三十粒立验。

上盛下虚还能出现小溲不利,少腹胀满及下肢浮肿等证。盖因肺气郁逆,肾气虚衰,气化之令不行所致。用本方加桔梗二钱、白豆蔻二钱,以开提肺气(俗称提壶揭盖法);茯苓、泽泻各三钱,以利水道。少加人参钱许,佐肉桂以行气化,俾上焦得通,下焦得温,小溲通畅,肿胀自消。

苏子降气汤治疗上盛下虚发生的梅核气病亦颇为理想

。查本病一般由于气郁痰凝,阻塞咽嗌,咯之不出,咽之不下。虽无致命之虞,但堵塞日久甚为痛苦。通常用小半夏汤、四七汤等,开郁理痰,便可获效。如果属于下虚上实的痰气凝结,反而无功。如在本方基础上,肉桂减量(用上肉桂一钱),另加桂枝一钱半,常能药到病除,效如桴鼓。因本方不但降气化痰,还能纳气归元,复假桂枝通阳宣痹,下气利咽之功,故取效更捷。

例如:患者吕某,女,37岁。四年来下肢浮肿不消,近半月又发现咽喉不利,如物梗塞,咳之不出,咽之不下,时时咳逆,以冀其畅。并有胸满气短、头目眩晕、食欲不振、倦怠少力等症状。查其面色黧黑,苔滑质淡且胖,脉来沉弦无力。初诊认为痰气凝滞之梅核气病,用四七汤两剂不应。细思此症,脾肾之本先拨,浮肿多年不消,其痰湿不得运化,上阻肺气故见此象。徒利痰气之标,不治脾肾之本,是以徒劳。改用苏子降气汤(肉桂与沉香并用),另加茯苓、泽泻各三钱,以化痰理气,淡渗利湿,温肾健脾。三剂浮肿即消,咽嗌已不梗塞。原方出入,六剂而康。

苏子降气汤还能治疗胸痹疼痛。

根据临床观察,胸痹疼痛,多为胸阳不振,痰饮内阻;或心肺气血不利,不通则痛。我们根据本方降气宽膈,豁痰宣肺的特点,诊其为胸阳不振,阴霾用事的,则加桂枝、薤白、菖蒲;痰垢胶阻的,则加栝楼、川贝母、枇杷叶(减去肉桂);心肺气血瘀滞不利的,则加木香、郁金、延胡索、枳壳。随证加减,奏效甚捷。

另外,

苏子降气汤治疗痰气噎膈亦很理想

,此证多因忧思郁结,木郁气滞,痰涎交阻而食物难下;气不得下,胃津不布,便秘不通,这样便会出现痰气愈结愈甚,津液亦必日渐减少的局面。治疗方法必须开豁痰气的瘀结,以敷布津液的畅达,同时应有一定的润燥通幽的作用才好。我们考虑到苏子降气汤堪当其任,具备了这个条件。如果再加旋覆花、代赭石降镇痰气;白蔻仁、炙枇杷叶开利胸脘;桃、杏仁泥以滋血燥,则往往取得满意效果。我们还用苏子降气汤试治过“食道癌”的噎膈病,结果失败了。但在治疗期间,减轻病人痛苦,改善一些症状则是能够达到的。

使用本方应该注意几个问题:(1)肺肾双虚的喘咳不见痰气涌盛的症状;(2)肺肾水湿瘀结,痰喘特甚,形气俱实;(3)表证不解的痰喘咳嗽;(4)热盛灼金,或阴虚火旺的喘咳;(5)大便溏泄,气少食衰的体质;(6)有蚘虫史,经常腹痛的。以上六点都应限制本方的使用。

匡某某,男性,42岁,夙患慢性气管炎,每逢秋凉发作,于1969年9月20日初次就诊。诊其寸脉弦其舌润而胖,有齿痕,症状:痰涎壅盛,肺气不利,咳喘频频。投以苏子降气汤原方:苏子7.5克,炙甘草6克,半夏7.5克,当归4.5克,肉桂4.5克,化橘红4.5克,前胡3克,川厚朴3克,生姜3片。水煎服。4剂咳喘见轻。复诊仍原方照服4剂,咳止喘平,嘱日后若遇风凉再复发时,可按方服之。

王某某,男性,年43岁,有肺气肿宿疾,于1970年5月22日就诊。切其脉右关浮大,咳嗽咯痰,呼吸不利,短气不足以息。患者自诉胸部满闷,周身无力,腰腿酸楚,午后两胫部浮肿,并有肝下垂症。因其脉兼肝下垂,投以柴芍六君子汤。用以补气化痰兼顾其肝。服4剂。27日复诊,腿肿见好,咳稍减,痰仍多,脉浮大如故,前方加苏子、桑白皮,再服4剂。6月3日3诊,咳稍轻而痰仍未减,乃改投苏子降气汤,咳与痰虽俱减,而胸满腰酸便数等症,未见消除。因考虑苏子降气汤原方是治疗喘的,喘是矛盾的普遍性,此外尚有胸满腰酸等症,由于原方中未加入针对性药物解决。于是加入人参以补气,加入沉香以纳气归肾,同肉桂治上盛下虚,更入冬虫夏草以化痰益气。服10余剂,诸症基本痊愈。

苏子降气汤,《和剂局方》主治“男女虚阳上攻,气不升降,上盛下虚,膈壅痰多,咽喉不利,咳嗽,虚烦引饮,头目昏眩,腰疼脚弱,肢体倦怠,冷热气泻,大便风秘,涩滞不通,肢体浮肿,有妨饮食”。本方是九味药所组成,一方加沉香。

本方以苏子为主,其主要作用有三:一为除寒温中;一为降逆定喘;一为消痰润肠。

苏子得前胡能降气祛痰,驱风散积;得厚朴、陈皮、生姜能内疏痰饮,外解风寒;得当归能止咳和血,润肠通便;得肉桂能温中散寒。加沉香纳气入肾,同肉桂相伍,治上盛下虚更为有力。此方有行有补,有润有燥,治上不遗下,标本兼顾,为豁痰降气,平喘理嗽,利胸快膈,通秘和中,纳气归元之方剂。

苏子降气汤治疗上盛下虚发生的梅核气病亦颇理想。

由于此病气郁痰凝,阻塞咽嗌,咳之不出,咽之不下。虽无致命之虞,但堵塞日久,甚为痛苦。通常用小半夏汤、四七汤等,开郁理痰,便可获效。如果属于上实下虚的痰气凝结,反而无功。如在本方基础上,肉桂减量(用上肉桂3克),另加桂枝4.5克,常能药到病除。因本方不但降气,化痰,还能纳气归元,复假桂枝通阳宣痹,下气利咽之功,故取效更捷。

苏子降气汤能治疗胸痹疼痛

,根据临床观察,胸痹疼痛,多为胸阳不振,痰饮内阻,或心肺气血不利,不通则痛。根据本方降气宽膈、豁痰宣肺的特点,诊其为胸阳不振,阴霾作病的,则加桂枝、薤白、菖蒲;痰垢交阻的,则加栝楼、尖贝、枇杷叶(减去肉桂);心肺气血瘀滞,则加木香、郁金、枳壳。随证加减可以奏效。

另外苏子降气汤治疗痰气噎膈,亦很理想。

此证多因忧思郁结,肝郁气滞,痰涎交阻而食物难下,胃津不布,便秘不通。这样会出现痰气愈结愈甚,津液亦必日渐减少的局面。治疗方法必须开豁痰气的郁结,以敷布津液。同时应有一定润燥通幽的作用才好。考虑到苏子降气汤堪当其任,具备了这个条件,如果再加旋覆花、代赭石降镇痰气,白蔻仁、炙杷叶开利胸脘,桃杏仁泥以滋血燥,往往取得满意疗效。

使用本方时,以下情况不应随便应用:1.肺肾双虚的喘咳,不见痰气湿盛的症状;2.肺肾水湿瘀结,痰喘特甚,形气俱实;3.表证不解的痰喘咳嗽;4.热盛灼肺,或阴虚火旺的喘咳;5.大便溏泄,气少食衰的体质;6.有蛔虫史经常腹痛的。

汪昂《医方集解》谓本方有散外寒的作用,所以在治疗风寒引起之慢性气管炎发作初期,加入苏叶为治。

《局方》苏子降气汤是临床上经常选用的一个方剂,其治疗范围比较广泛,使用得法,效果极为明显。兹将临床加减运用概述如下,谬误之处,请予批评指正。

本方由苏子、半夏、厚朴、前胡、生姜、橘红、当归、甘草、肉桂九味药组成(一方有沉香,无肉桂。我们认为两药皆用,疗效更好)。方中苏子、生姜、半夏、厚朴、橘红开胸降逆,利气化痰;前胡宣肺下气;当归润燥养血;甘草安脾,调和诸药。妙在用肉桂以补君相之火,君火足则膻中阳振,膈上饮气自消,相火足则肾气蒸化,津液运布而浊饮得除;加沉香纳气入肾,同肉桂相伍,治上盛下虚更为有利。此方有行有补,有润有燥,治上顾下,标本兼施,为豁痰降气,平喘理嗽,利胸快膈,通秘和中,纳气归元之良方。

本方治疗上盛下虚痰喘咳嗽诸症,配合西医诊断,其中包括了某些肺气肿、心脏病喘息、慢性支气管炎等病。据临床观察,肺气肿的症状,表现在咳嗽咳痰,胸部满闷,呼吸不利,短气不足以息等症。本病又多发于久咳之后,年龄多在四旬开外,并伴有周身无力,腰腿痠软,小溲频数,精神疲倦等症状。

根据中医学理论,此症与下虚上盛有关。盖肺为气之主,肾为气之根,气虽主于肺,其根则在于肾。因为天阳之气藏于肺,水谷之气聚于胃,两气相并积于胸中者是谓宗气。宗气虽在于上,必须下藏肾中,借肾气摄纳主持则抟聚不散,始能产生气化作用。所以肺虽主气实为气之标,肾主纳气方为气之本也。肺属金,肾属水,有母子之义,肺气下藏于肾,《道藏》称为“母隐子胎”。母子相亲,互相倚附,俾“呼出心与肺,吸入肾与肝”,阴阳升降,息息相通,何病之有?然肾为水脏,中寄相火;如果水火相济,其气为温,是名“少火生气”,则肺气得悦,来就其子,是肾能纳气矣。

如果下元虚衰,肾水不滋,相火过旺,少火变成壮火,是名“壮火食气”,肺畏火克,母子相仇,则肺气不能下藏于肾;亦有火衰水盛,水寒金冷,津液不得少火之蒸化,则留而为饮,上迫肺气,气不下达,亦不能下藏于肾。前者变生火旺灼金之喘咳,后者变生阳虚水寒,肾冷津凝之喘咳,然皆统属肾不纳气。苏子降气汤属于后者。它能宽胸理肺,温下利上,纳气平喘,使肺肾之气相接,母子相亲,津气重新敷布,则以上诸证自可消除。

例如:患者王某,男,56岁,喘咳已十余年,近来症状日益加重,痰多色白,呼吸不利,欬逆不得平卧。诊其脉弦,舌润而胖,遂认为痰饮凝滞,肺气不利之病(西医诊断为肺气肿)。初用苓甘五味姜辛汤,温肺化饮,敛气平喘,但药后平平,效果不显。细察其脉,寸弦而两尺软,并有溺多、神疲、体倦、腰腿无力等证,始确知证属上盛下虚,肾不纳气之故。投苏子降气汤(肉桂与沉香并用),另加人参、冬虫夏草各二钱。一剂咳喘大减,即能平卧,精神与体力皆有好转。前后共服九剂,基本痊愈。(喘势重的可再加蛤蚧一对)

本方不特治某些肺气肿有效,对于某些心脏病的喘咳、短气、痰多、心悸,随证加减,往往取得满意的效果。

例如:患者韩某,女,38岁。气短、心悸、咳嗽痰多,已四月之久。经西医诊断为风湿性心脏病。望诊:面白不华,苔薄质淡而润。闻诊:语言低微,气不足息,频频咳嗽。切诊:六脉沉小数软。时当暑天,仍着毛线衣,自称身寒恶风,体疲无力。从脉证分析,此证为肾阳不足,肺气亦衰,阴来搏阳,故脉反小数。乃疏苏子降气汤(肉桂与沉香并用),另加人参二钱,二剂症状减轻,咳嗽咳痰减少,以本方加减化裁,服至十六剂而恢复工作。

上盛下虚之证,严重的可出现喘咳大作,痰涎涌盛,头痛汗出,四肢不温,小溲多而带白,属于阳虚而“肾厥”。急用本方生姜改干姜,加人参煎浓汤,送服黑锡丹三钱,殊有奇效。如果因咳喘久延,气机不顺,有升无降,血随气逆,浮溢于上,出现鼻衄、咳血、呕血等证,用本方加姜炭、黑芥穗、侧柏炭温经止血,理气平喘,则血自归经。如果误认热伤阴络,轻投滋阴凉血之剂,非但无效,反损膻中阳气,助长阴邪。轻则胸脘发满,便泄食衰;重则引动阴火暴发,大吐大衄,变生叵测。

另外,喘咳气逆多有便秘不通,或排便困难之象,此属痰气蕴结膈上,津液不能下达,古人称为“气秘”是矣。如果误认胃肠燥结,滥施苦寒荡涤之品,徒伐胃气,反伤津液,通而复秘,于病无益。用本方降气以达津液,使肺肠表里相通,大便不攻而自下。况苏子、当归皆有润肠作用,适当增加剂量更佳。老人及体质素弱者,加人参一二钱,推动气机下行,以增强排便的作用。如果命火衰微,痰湿特盛,肾气虚冷之便秘,用本方送服半硫丸三十粒立验。

上盛下虚还能出现小溲不利,少腹胀满及下肢浮肿等证。盖因肺气郁逆,肾气虚衰,气化之令不行所致。用本方加桔梗二钱、白豆蔻二钱,以开提肺气(俗称提壶揭盖法);茯苓、泽泻各三钱,以利水道。少加人参钱许,佐肉桂以行气化,俾上焦得通,下焦得温,小溲通畅,肿胀自消。

苏子降气汤治疗上盛下虚发生的梅核气病亦颇为理想

。查本病一般由于气郁痰凝,阻塞咽嗌,咯之不出,咽之不下。虽无致命之虞,但堵塞日久甚为痛苦。通常用小半夏汤、四七汤等,开郁理痰,便可获效。如果属于下虚上实的痰气凝结,反而无功。如在本方基础上,肉桂减量(用上肉桂一钱),另加桂枝一钱半,常能药到病除,效如桴鼓。因本方不但降气化痰,还能纳气归元,复假桂枝通阳宣痹,下气利咽之功,故取效更捷。

例如:患者吕某,女,37岁。四年来下肢浮肿不消,近半月又发现咽喉不利,如物梗塞,咳之不出,咽之不下,时时咳逆,以冀其畅。并有胸满气短、头目眩晕、食欲不振、倦怠少力等症状。查其面色黧黑,苔滑质淡且胖,脉来沉弦无力。初诊认为痰气凝滞之梅核气病,用四七汤两剂不应。细思此症,脾肾之本先拨,浮肿多年不消,其痰湿不得运化,上阻肺气故见此象。徒利痰气之标,不治脾肾之本,是以徒劳。改用苏子降气汤(肉桂与沉香并用),另加茯苓、泽泻各三钱,以化痰理气,淡渗利湿,温肾健脾。三剂浮肿即消,咽嗌已不梗塞。原方出入,六剂而康。

苏子降气汤还能治疗胸痹疼痛。

根据临床观察,胸痹疼痛,多为胸阳不振,痰饮内阻;或心肺气血不利,不通则痛。我们根据本方降气宽膈,豁痰宣肺的特点,诊其为胸阳不振,阴霾用事的,则加桂枝、薤白、菖蒲;痰垢胶阻的,则加栝楼、川贝母、枇杷叶(减去肉桂);心肺气血瘀滞不利的,则加木香、郁金、延胡索、枳壳。随证加减,奏效甚捷。

另外,

苏子降气汤治疗痰气噎膈亦很理想

,此证多因忧思郁结,木郁气滞,痰涎交阻而食物难下;气不得下,胃津不布,便秘不通,这样便会出现痰气愈结愈甚,津液亦必日渐减少的局面。治疗方法必须开豁痰气的瘀结,以敷布津液的畅达,同时应有一定的润燥通幽的作用才好。我们考虑到苏子降气汤堪当其任,具备了这个条件。如果再加旋覆花、代赭石降镇痰气;白蔻仁、炙枇杷叶开利胸脘;桃、杏仁泥以滋血燥,则往往取得满意效果。我们还用苏子降气汤试治过“食道癌”的噎膈病,结果失败了。但在治疗期间,减轻病人痛苦,改善一些症状则是能够达到的。

使用本方应该注意几个问题:(1)肺肾双虚的喘咳不见痰气涌盛的症状;(2)肺肾水湿瘀结,痰喘特甚,形气俱实;(3)表证不解的痰喘咳嗽;(4)热盛灼金,或阴虚火旺的喘咳;(5)大便溏泄,气少食衰的体质;(6)有蚘虫史,经常腹痛的。以上六点都应限制本方的使用。

本头条号有很多内容只对粉丝开放,如有需要,请加关注

 苏子降气汤治疗慢性支气管炎的经验  支气管炎偏方三天见效

支气管炎偏方三天见效

中医中药治疗比较好,中药是从根本上进行调理的,标本兼治疗的,效果好,还可以配合中医理疗按摩、拔罐、埋线都很好的治疗方法 定喘汤和苏子降气汤是治疗哮喘很有.

五味子、金银花、蜂蜜泡水,常喝

治疗哮喘可用制喘膏:白芥子 法夏 桂心各18克 延胡索12克 沉香 甘遂各3克 捣为细末,用老生姜不去皮捣烂为泥,鸡蛋清调药成糊状,选两侧的肺俞,风门,厥阴俞,将药糊分成6份敷贴于穴位上,用油纸覆盖,胶布固定,贴12小时后洗去药,然后再隔12小时再贴,共三次,有效率百分之92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