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常识

肾炎水肿医案 肾病水肿怎么消肿最快

本文为大家介绍了 肾炎水肿医案 ,还有的小伙伴在问肾病水肿怎么消肿最快,下面小编给大家细致的讲述一下。

病例一表虚阳弱 王某,男,24岁,1969年7月25日初诊。 素体较差,复因盛夏炎热,贪凉露宿,夜寒外袭,次晨即感恶风畏寒,渐至全身浮肿,肚腹胀大,小便不畅。当地某医投用甘遂、二丑、槟榔、茯苓、泽泻、车前子等攻逐利水之品6剂。药后呕吐不止,肿势益增,旋即住某医院。尿检:蛋白(+++),颗粒管型(+++),脓细胞(+++),红细胞(++)。诊为“急性肾小球肾炎”,而邀会诊。症见面目、四肢浮肿,两足尤甚,扪之不温,肚腹胀大,唇淡口和,食欲较差,小便不畅。虽值盛夏,非但不发热,反恶寒较甚。舌质淡,苔薄白,脉沉滑,右寸浮弱,两尺细迟。 此属风水虚证,乃风寒束表,肾阳不振,脾失健运,水气泛滥。 治宜解肌和卫,温肾健脾,以化水气。方用桂枝汤加苓、术、附。 处方:桂枝10g,炒白芍10g,炙甘草6g,茯苓30g,白术30g,熟附子15g,鲜生姜10g,大枣8枚(去核)。3剂,每日1剂,水煎服。 二诊:药后小便通畅,肿胀见消,食欲增加,仍微恶寒,继服前方3剂,水煎服。 三诊:头面、上肢浮肿尽退,仅两足轻度浮肿,恶寒尽除,纳食知馨,二便正常。 原方去熟附子,3剂,水煎服。 四诊:浮肿尽退,四肢转温,余症皆平,尿检正常,告愈。 按:患者素体较差,卫阳不固;复因贪凉露宿,感受风寒,肺气被束,不能通调水道,以致阳虚水抟。加之病初误投逐水之品,脾肾阳气受戕,水气再度泛滥,形成风水重症。方用桂枝汤发汗解肌,调和营卫,再加熟附子温肾化气;白术、茯苓健脾利水,使营卫调和,风寒外解,脾肾阳气复振,水气得化,其病渐愈。

病例二表实阳郁 王某,女,24岁,1969年7月25日初诊。 平素月经不调,半年来又兼脾虚带下。患者4天前因气候炎热,贪凉露宿,次日晨起即恶寒发热,头痛,目窠微肿,身体困重,至23日又增加咳嗽微喘,小便不畅,面目浮肿;24日浮肿渐及全身,即住院治疗。尿检:蛋白(+++),红细胞(+++),颗粒管型(++)。查体温38.6℃,血压18/12kPa(135/90mmHg)。诊为急性肾小球肾炎,特邀中医诊治。 诊见全身浮肿,面目及上肢浮肿较甚,按之凹陷不起,下肢浮肿较微,脘腹胀闷,身热不甚,恶寒较重,头痛身重,微汗不透,口渴,小便短黄,舌红苔白,脉浮紧,两寸兼滑数此为风水实证,乃风邪束表,肺气不宣,风水相抟,泛滥横溢。 治宜发越阳气,解表清热,宣肺散水。方用越婢加术汤加味。 处方:麻黄10g,生石膏30g,甘草6g,鲜生姜10g,大枣6枚(去核),生白术30g,炒杏仁10g,冬瓜仁30g,鲜白茅根60g。2剂,每日1剂,水煎服。 二诊:药后溱溱汗出,寒热皆除,头痛、身重均减,咳喘渐平,肿势消退大半,脘腹渐畅,小便增多,舌如故,脉渐和,继以原方3剂。 三诊:浮肿尽退,小便清利,诸症悉除。因尚有白带,续以《金匮要略》之当归芍药散改汤,以养血调肝,健脾除湿。 按:本案乃盛夏露宿,感受风邪。肺合皮毛,为水之上源,故风邪犯表,肺气不宣,肃降失司,不能通调水道,下输膀胱,以致风水相抟,形成水肿。本病虽有微汗,但恶寒不罢,表邪不解;虽身热不甚,但发热不除,郁热仍在。故方用越婢加术汤发越阳气,解表清热,宣肺散水,加杏仁合麻、膏,寓麻杏石甘汤之意,清宣肺热,止咳平喘;加冬瓜皮、鲜白茅根,意在加强清热利水消肿之功。此表邪得除,郁热得散,肺气宣降,水道通调,则水肿自愈。

病例三表闭阳虚 薛某,女,56岁,1967年7月6日会诊。 1年前患急性肾炎,因治疗不当,迁延为慢性肾炎,经常下肢浮肿,时轻时重,近因感冒加重,面目、下肢浮肿并渐及全身,诊为慢性肾炎急性发作,住某医院治疗半月余,未见好转,而邀会诊。 症见全身高度浮肿,皮色光亮,按之没指,肚腹膨胀,兼见恶寒无汗,食少身疲,大便溏薄,小便不利。舌质淡,体胖,苔白,脉沉弱。尿检:蛋白(++++),上皮细胞(++),红细胞(+),白细胞0~3,颗粒管型2~4。 辨证为脾肾阳虚,水气不化;复感风寒,表气闭塞,发为风水重症。 治当温经助阳,发汗解表。方用《金匮要略》之麻黄附子汤。 处方:麻黄(先煎去上沫)15g,熟附子12g,炙甘草10g。2剂,每日1剂,水煎服。治以取汗为度,并合葱浴疗法:用红皮葱根茎(带须)500g,水煎两次置入浴盆中,令患者坐其上,用被单围至齐颈,借热气蒸浴以助药力。 二诊:服药及浴后,身汗徐徐透出,恶寒尽除,水肿明显消退,小便渐畅,皮肤已现皱纹,脉转沉弦有力。改用麻桂五皮饮加白术,通阳宣肺,健脾利水。 处方:麻黄10g,桂枝10g,茯苓皮30g,大腹皮30g,桑白皮15g,陈皮10g,生姜皮10g,炒白术30g。5剂,水煎服。 服药期间,因增咳嗽微喘,于第4剂加入厚朴10g,炒杏仁12g,咳喘即平。 三诊:肚腹膨胀已除,唯面、足轻度浮肿,再拟五苓五皮饮加味。 处方:炒白术30g,桂枝10g,猪苓15g,茯苓12g,茯苓皮18g,泽泻10g,大腹皮15g,桑白皮12g,陈皮10g,生姜皮10g,鸡内金10g。5剂,水煎服。 四诊:面、身、肚腹肿胀俱退,食欲增多,精神转佳,大便成形,小便清长,改用《金匮要略》之肾气丸为汤,并重加白术30g,善后治疗月余而愈。追访1年,尿检正常,未复发。 按:本案病程较长,迁延不愈,肾阳渐衰;又因复感风邪,表邪郁闭,急性发作,遂成表闭阳虚之风水重症。由于表闭阳虚同出一体,单用越婢汤宣肺发汗,则因阳气不足而无力鼓邪外出;或强发其汗,恐阳气更伤,而有祛邪伤正之弊;若纯用真武汤温阳利水,则风水无由宣泄外达,反致壅滞留邪之虞,故方用仲景麻黄附子汤标本兼顾。 方中麻黄宣表发汗,宣肺利水,俾风水从表而解;附子温经助阳,化气利水,使肾阳得以恢复;甘草调和其中,兼制麻、附辛散宣泄太过,全方助阳以祛水邪,发汗不伤正气。再借葱浴以助药力,俾表闭得开,继用化气利水除湿之法,肺气宣降正常,脾肾阳气得复,水肿则愈。

病例四阳虚表闭之重症风水 赵某,女,40岁,1992年2月16日初诊。 16日前头面、上身水肿,西安某医院诊为“急性肾小球肾炎”,经治疗未见好转。返里后复请当地中医,辄投越婢汤、五苓散、真武汤等方,肿势无减,病情日渐加重,遂来柴浩然处诊治。 就诊时,头面肿胀特甚,五官失相难以辨识,两臂、胸腹腰背肿胀异常,按之凹陷不起,并见无汗身重、微恶风寒、小便不利等症,舌质淡,舌体胖大,苔白而润,脉沉细而弦。详审病程与治疗经过,咎其用药不效之故。 辨证为阳虚表闭之重症风水,方用《金匮要略》之麻黄附子汤。 处方:麻黄(先煎去上沫)60g,熟附子45g,甘草24g。1剂,水煎2次,共取药汁1250ml,嘱其以汗出为度。 服1剂药后无明显感觉,服2剂药后身体渐有热感,服3剂药后周身润潮似有汗出,服4剂药后遍身微汗,故停服第5剂药。停药后微汗持续5小时左右方减,小便量同时递增,水肿明显消退。至翌日水肿消退十之八九。嘱其饮食调养,静息1日。 2月22日二诊:水肿消退,食欲增加,但时觉汗出,恶风,神疲身重,改为益气固表、通阳利水之法,方用《金匮要略》之防己茯苓汤善后。 处方:汉防己12g,生黄芪15g,桂枝9g,茯苓12g,甘草6g。2剂,水煎服。 2剂药后,诸症悉除,体力渐复而告愈。 按:麻黄附子汤出自《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并治第十四》,由麻黄、附子、甘草组成,为水肿病证治的有效方剂。因原书方证条文未明确其主治何种水肿,每使后学无所适从,故古今医家用此方者鲜见。柴浩然认为,本方主治的水气病应为风水,这从条文“水,发其汗即已”一语可以悟出。一般来说,风水脉浮,当发汗而解,但本方证脉沉,乃肾阳不足之象,故仲景云:“其脉沉小,属少阴。”可见,麻黄附子汤以温经助阳、发汗解表为法,柴浩然常引用尤在泾“少阴则当温其经,风水即当通其肺”之说,作为本方的组成原则,认为方中麻黄开表发汗,宣肺利水为君,俾风水从表而解;附子温经助阳,化气行水为臣,使肾阳得复;佐以甘草调和其中,又制麻、附辛散宣泄太过。全方合用,助阳以祛水邪,发汗而不伤正气,而有标本兼顾、相得益彰之妙。诚为治阳虚表闭风水证之良剂。 柴浩然认为:其一,麻黄附子汤主治阳虚表闭之重症风水,以身半以上肿甚、无汗恶寒、小便不利、脉沉为辨证要点。柴浩然并指出,麻黄附子汤与越婢汤均治风水,但前者兼肾阳不足,若单用越婢汤宣肺发汗,每因阳气不足而汗不能鼓动而出,或强发其汗,则阳气更伤,而有祛邪伤正之弊。麻黄附子汤与真武汤所治水肿,皆有肾阳不足之病机,然前者兼表闭肺郁,若纯用真武汤温阳利水,则风水无由宣泄外达,反有壅滞留邪之虞。因此,麻黄附子汤方证是介于越婢汤与真武汤证之间的一个特殊证型,临床使用应详加辨证,免致误投。 其二,关于本方用量,柴浩然体会在辨证准确的前提下,用量相对要大,加之本方证阳虚表闭病机以表闭为主,更应突出麻黄用量,一般掌握在麻黄45~60g,熟附子30~45g,甘草18~24g为宜。由于1剂分数次服用,每次用量与现代常用量相距不大,尤其对麻黄的用量,柴浩然引《吴鞠通医案·肿胀门》麻黄附子汤案为证,因其能大汗亡阳也。未有汗不出而阳亡于内者,汤虽多,但服一杯或半杯,得汗即止,不汗再服,不可使汗淋漓,何畏其亡阳哉? 其三,在煎法与用法上,柴浩然常说,麻黄用量在10g以下,不必先煎去沫;若超过10g或用量更大时,一定要先煎去沫,否则令心中烦乱。应用本方要注意分数次频服,以汗出为度。若服后汗出不畅或不得汗,可配合葱浴疗法,用红皮葱根茎(带须)500g,水煎两次,置入浴盆中,令患者坐其上,以被单围盖齐颈,借热气蒸浴促使发汗,则能提高疗效。

附:柴浩然遗案赏析 病例一薛某,女,15岁,1973年10月2日初诊。 面目浮肿,恶寒发热,头痛无汗,小便短赤1天,次日浮肿加重,下肢亦肿,指压凹陷不起,舌淡红,苔薄白,脉浮紧。尿常规:蛋白(+++),红细胞(+++)。体温38℃,血压17/12kPa(127/90mmHg)。诊为“急性肾炎”。 证属风寒束表,肺卫郁闭,风水泛滥。 治以辛温解表,宣肺利水。方用麻桂五皮饮加味。 处方:麻黄、桂枝、陈皮、杏仁各6g,茯苓皮、大腹皮各15g,桑白皮9g,丝瓜络30g,生姜皮、甘草各3g。2剂,水煎服。 10月5日二诊:药后遍身微汗,恶寒发热,面目浮肿消退,但下肢轻度浮肿,舌淡、苔白,脉缓。治以健脾理气,通阳化水,方用五苓五皮饮加味。 处方:白术、茯苓皮各15g,桂枝、生姜皮各3g,泽泻、陈皮各6g,桑白皮、猪苓各9g,白茅根30g。3剂,水煎服。 10月9日三诊:下肢浮肿消退,小便通利,尿检正常,嘱服六味地黄丸善后。

病例二李某,男,13岁,1966年5月6日初诊。 10天前始见咽喉肿痛,发热微恶寒,头痛,流黄浊涕,服抗菌、解热类药未见好转,继而面目浮肿,渐及全身,尿少色黄。舌淡红,苔白根部薄黄,脉浮滑微数。尿常规:蛋白(++),白细胞(+)。诊为“急性肾炎”。 证属上焦风热,肺卫郁闭,风水泛滥。 治以辛凉解表,清宣肺热,利水消肿。方用银翘越婢汤加白茅根。 处方:金银花、连翘、生石膏各15g,麻黄、牛蒡子、桔梗、生姜各6g,白茅根30g,甘草4.5g,大枣6枚。2剂,水煎服。 5月8日二诊:寒热除,小便多,全身浮肿显着消退,续用上方2剂,麻黄减为3g。 5月11日三诊:咽不疼,全身轻度浮肿,舌苔转黑且滑润,脉浮细滑。此乃体虚肾色外露、病机寒化之象。治以温阳化水,方用真武汤。 处方:云茯苓18g,白术12g,炒白芍9g,熟附子3g,鲜生姜6g。5剂,水煎服。 5月17日四诊:病情稳定,脉细弱渐有数象,拟健脾利水,方用异功散加味。 处方:白术、太子参、通草各9g,茯苓15g,赤小豆、丝瓜络各30g,陈皮、甘草各6g。3剂,水煎服。 5月20日五诊:舌脉正常,病已初愈,嘱服六味地黄丸善后。

病例三赵某,女,16岁,1976年4月10日初诊。 5天前左颊角发颐,局部红肿疼痛,全身憎寒发热,诊为“流行性腮腺炎”,注射青霉素、链霉素3天肿消热解。停药2天出现面目浮肿,渐及全身。尿常规:蛋白(+++),红细胞(++),管型可见。血压18.5/12.5kPa(138/93mmHg)。又诊为“急性肾炎”。 证属热毒在表,肺卫郁闭,内侵入里。 治以清透疏表,宣肺解毒,利水消肿。方用麻黄连翘赤小豆汤。 处方:麻黄、杏仁、鲜生姜各9g,连翘、桑白皮各15g,赤小豆30g,甘草6g,大枣5枚。3剂,水煎服。 4月14日二诊:药后头、身、足遍身汗出而润,面目浮肿消退,下肢肿势轻缓,脉滑数。宣解不宜过剂,更用验方。 处方:鲜白茅根120g,丝瓜络60g,灯心草9g。10剂,水煎服。 4月24日三诊:药后下肢浮肿尽退,面色红活,食欲增加,尿检正常,拟用六味地黄汤加减。 处方:熟地、女贞子、山药、茯苓各9g,牡丹皮6g,泽泻6g,白术18g。7剂,水煎服。后用六味地黄丸善后调理而愈。 柴浩然

 肾炎水肿医案  肾病水肿怎么消肿最快

肾病水肿怎么消肿最快

肾炎水肿患者轻者眼睑和面部水肿,重者全身水肿或并有胸水、腹水.水肿的程度可轻可重,轻者无可见的浮肿,仅有体重增加或在清晨眼睑稍许肿胀.重者可全身明显水.

慢性肾炎是慢性肾小球肾炎的简称,是一种常见的肾脏病. 本病中医分为三型论治,如脾肾阳虚者,除有慢性肾炎的表现外,尚有背冷肢冷、大便稀烂,舌淡胖有齿印,脉.

你好 这个情况要看是什么水的 如果全身水肿建议服用五皮饮 如果是腰部以下水肿就服真武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