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常识

咳嗽(陈氏) 中医张仲景全部处方

本文为大家介绍了 咳嗽(陈氏) ,还有的小伙伴在问中医张仲景全部处方,下面小编给大家细致的讲述一下。

咳嗽(一)

咳嗽初起,多阳邪之感;咳嗽日久,多阴气之虚。

亦有初起而即是阴虚者,有日久而仍是阳虚者。

阴经之咳嗽:

初起之即犯阴经者:如日间不嗽而夜间嗽者,或朝咳之轻而夜咳之重者,阴虚于内,风邪外袭。治法:补阴之味,佐散风之品。

护阴止嗽丹

麦冬15 紫苑15 百部15 天冬9 熟地15 桔梗6 甘草3 白芥子6 玄参9 沙参9 陈皮1.5 款冬花1.5 水煎服。

阳经之咳嗽

日久之犹是阳经者:如嗽必抬肩,咳必麻声振,吐痰而结成黄块,塞鼻而长流清涎,或昼重而夜反安然,或坐躁而卧转宁贴,此阳气未虚而邪气不散。治法:祛风荡痰,少兼滋阴之味。

散邪止嗽丹

柴胡3 白芍15 黄芩3 石膏3 桔梗3 甘草3 生地15 麦冬6 茯苓9 半夏3 陈皮1.5 水煎服。

咳嗽(二)

虚实

咳嗽

咳嗽辨虚实,初嗽多实,久嗽多虚。

肺主皮毛,一感风寒,便成咳嗽,痰气住于胃脘之间而不得散,鼻塞流涕而不已,其咳嗽之声必响,其吐痰亦必或黄或绿,重且身热而喉痛嗑干,胸中膨闷而不可解,此皆邪气之实。若以为虚,而动用补剂,则邪未散而气更壅滞矣。故初起之嗽,必须用风药解散为第一。惟世人治嗽,实多其方,然得其法者无几也。宁嗽丹。祛风祛痰不耗气,治初起之咳嗽。此治实症之咳嗽,人幸存而收之,又何必用柴胡、防风过于消散哉。

宁嗽丹:

甘草6 桔梗9 黄芩3 陈皮3 天花粉6 麦冬9 苏叶3 水煎服。

肺虚嗽症,非脾胃之虚即肾肝之涸也。咳嗽至于日月之久,若有风邪,即不服药,亦宜自散,今久而不愈,因脾气不健,土不能生肺金,则邪欺肺气之无亲,况土虚则肝木必然过旺,又来克脾,而金弱不能相制,则邪气无所顾忌,盘踞于肺中而不去,或日久而成嗽也。

脾气之虚,久嗽不已:其能食而不能消,口欲餐而腹又饱,或溏泻无休,或小便之不谨,皆脾虚作嗽。治法:培土止嗽。

土金丸:

白术90 茯苓90 甘草60 人参30 半夏30 桔梗30 白芍90 麦冬90 干姜30 神曲15 陈皮15 薏仁90 研细末,为蜜丸。每日白滚水服五钱,半料愈。

肝经之虚,久嗽者:肺金本克肝木,肝木之虚,肺金免乎制伏,宜于肺气之有养矣,何得反致咳嗽。不知肝木之气,必得肺金之制而木气始能调达。今因肝木素虚,面风又费之,筋不能疏,益加抑郁而不伸,此咳嗽之未能痊出。法当舒肝中之那,激肝中之津,而金气始能彼此之相通而不致上下之相隔,应几有嗽有止时出。然而肝虚之症,又从何而排之?问其人,必两胁作胀闷之状,或左边之疼痛而手不可按,成而日之青黑而气无开,攻胃晓作酸而欲吐,或痰结成小块而咽在喉晚,成逢小怒而咳嗽更甚,此皆肝虐咳嗽之病也。世人治肝经之咳嗽,原无方法,动以老痰呼之,误之甚矣。吾今立一方,专治肝虚作嗽之症,神效之极,方名木金两治汤。此方之妙,全去舒肝而不去治肺。盖久嗽则肺气已虚,何可又虚其虚,故不用风药以散肺金之气也。然则何不补肺金之气耶?不知肝虚所以久嗽,若又去助肺,则仍又致肝木之不得伸,何若竟补肝舒木之为得耶。况方中祛痰、祛风于表里胆膈之间,又未尝不兼顾肺邪也,此方之所以神而妙开。

肾虚之嗽,更自难明,肺为肾之母,子母相恋,岂有相忌而作嗽之理。殊不知肺金之气,夜卧必归息于肾宫,所谓母藏子舍也。今肺金为心火风邪所凌逼,既无卫蔽劝解之人,又无祛逐战争之士,束手受缚,性又不甘,自然投避子家,号召主伯亚旅以复其仇,子母关切,安忍坐视,自然统领家人腾上祛邪,无奈强邻势大,贼众瞒天,而其子又国衰民弱,不能拒敌,逃窜披靡,肺金之母不得已仍回己家,而肾宫子水,敌既未除,而家人星散,亦且民作为盗,不复仇而反助仇矣。于是水化为痰,终年咳嗽而不能愈也。法当专补肾水,而兼益肺金之气,其症始可安然。然肾虚作嗽之症,若何辨之?饮食知味,可饮可食,全无相碍,惟是昼轻夜重,夜汗则淋漓,或夜热之如火,或声嘶而口不干,或喉痛而舌不燥,痰涎纯是清水,投之水中而立化,成如蟹之涎,纯是白来,皆肾虚咳嗽之症也。论方莫妙用八味地黄汤,去桂、附加麦冬、五味,大剂旗饮,必能奏功如响。然而可作丸而不可作汤,诚恐世人不知倦于修合,吾今另定奇方,可代地黄之汤也。方名水金两治汤。此方奇绝,补肾补肺而又加去火之剂,使骨髓之虚火皆安,又何虑外邪之相犯。肾中不热,则水气相安,自然化精而不化痰。况方中又有薏仁、车前,以利其膀胱之气,分消败浊而精益能生,非漫然而用之也。愿人加意吾方,以治肾虚之咳嗽,又吴至经年累月受无穷之累哉。

木金两治汤:

白芍30 当归15 柴胡9 炒栀子6 苍术6 甘草3 神曲3 白芥子9-15 防风1.5 枳壳1.5 水煎服。

水金两治汤:

熟地30 山茱萸15 麦冬30 北五味9 车前子9 薏仁30 玄参9 地骨皮15 牛膝6 水煎服。

咳嗽(三)

- -骤感风寒,忽咳嗽,鼻塞不通,嗽必重,质的先清后浊,身必提风寒,此风寒人皮毛,肺先受。肺窍通鼻,受邪鼻窍不通,阳隔肺气电。肺窍不通,人身之火不能流行经络,乃人肺以助风寒。故初起咳嗽,必先散风寒,少佐散火,总重用寒凉抑火,又忌酷热助邪,和解最妙,如甘桔汤、小柴胡是也。然或谓小着,不急治,久则肺虚难愈,则宜补脾胃母与肾水子,似宜分治。余方,既利子时,复益咳嗽,新久皆牧。用善散汤:麦冬、苏叶二钱,茯苓、天冬、玄参三钱,甘草、贝母一钱,黄芩八分,款冬五分。方用二冬安肺气,状、草健脾胃,玄参润肾水,苏叶、款冬解阴阳风邪,加黄芩清火,贝母消痰,故奏功。

-风寒已散,痰气未清,仍咳嗽气逆,烦冤,牵引腰腹,俯仰不利,皆谓须治痰。然治痰而痰愈多,咳愈急,嗽愈重。盖治痰,标也,标在肺,本在肾,不治肾而治肺,此痰不去,孩嗽不愈也。肾为痰本何也?人生饮食原化精,惟肾气虚,胃中饮食所化津液欲人肾而肾不受,则上为痰。肾气既虚,宜望胃中津液以自助,何反不受?不知肾虚因肺气之虚,肾见肺母困乏,必欲救之,忍背母而自益乎?无如心见胃液生肺,嗔子私养仇家,转来相夺,则津不生肺,反为谈涎外越。然肾不能报母仇者,水少也,水多自制火。大补肾水,既克心火之余,更济肺金不足,心不夺而肺自安,自然津液下润,化精不化痰。用子母两富汤加味治。熟地、麦冬二两,甘草、柴胡一钱,白芍五钱。以熟地滋水,麦冬安肺,加柴、芍、甘草舒肝胆气,使不克脾胃,土气易升,上教肺, 下救肾,且邪易散,有不测之妙也。

-久嗽不愈,补肾滋阴不效,反饮食少思,强食不化,吐痰不已,人谓肺尚留邪胃中,不知脾胃虚寒不能生肺,使邪留膈脘作嗽也。肺母,脾胃土也。不补母以益金,反泄子以损土,邪即外散,肺且受伤,况留余邪未散乎?治不可仅收肺邪,当急补肺气,尤当急补脾胃。然补法在补心包火生胃土,补命门火生牌土。肺受土气生,自恶邪气克。用补母止瞅汤:白术、获苓、麦冬五钱,紫菀、半夏、苏子、甘草人参一钱,陈皮三钱,情梗二钱,肉桂五分二剂轻,四剂全愈。此补脾胃之圣药,加桂以补心包、命门火。又恐徒治脾胃,置肺邪于不问,又人补肺散邪之味,子母两得,嗽安得不愈。

一咳嗽长年不愈,痰黄结块,凝滞喉间,肺气不清,用尽气力始吐出,此乃老痰,年老阳虚人最多,然消痰清肺多不效,盖徒治痰不理气也。痰盛则气闭,气行则痰消。老年孤阳用事,又气闭不行,痰结于膈膜间,阳火熬煎遂成黄浊。气虚不送,故必咳久始出。用六君子汤加减治之。白术五钱,茯苓、白芥子三钱,陈皮、人参、柴胡五分,白芍一两,甘草、栀子一-钱。二剂痰色白,四剂易出,十剂咳嗽除。补阳,开郁,消痰,祛火,有资无克,则老痰故,咳嗽除。倘徒用攻,则阳气伤,痰难化,何日清快乎?

一阴气素虚,更气恼,偶犯风邪,咳嗽,用散风祛邪药反甚。此不治阴虚也。然滋阴不平肝,则木来侮金,咳难已。宜平肝又补水,则水资木,木气更平。用平补汤:熟地、麦冬、白芍-一两,甘草、白术、人参五分,柴胡、炒黑荆芥一钱,茯苓三钱,花粉二钱,百合五钱。此大补肺、肾、脾、胃,先解肝郁,肝郁解.肺经风邪不祛自散。人谓补肾、肺,平肝足矣,何又补脾胃而用人参?不知三经非脾胃之气不行,少加参、术通之,则津液易生,三经尤能相益。

一-久咳不愈, 口吐白沫,气带血腥,人谓肺湿,不知实肺金燥。苟肺气不燥,则清肃之气下行,不特肾水足以上升交心,亦且心火下降交肾,不传于肺矣,何至伤燥。惟肺先乏高源之水,无留余之势,欲下泽常盈以供肺用,不可得矣。法宜专润肺燥。然润肺燥,肾火上冲,肺且救子,何能自润?用子母两富汤治之。熟地、麦冬二两。四剂肺燥除,肾火亦解。如大雨滂沱,高低原隰无非膏霖,既解燥竭,宁有咳嗽?倘不治,或治不补肺肾,必化干杯帽,毛体色弊,筋急爪枯,咳引胸背,吊痛两胁,诸气顾郁,诸痿喘呕,嗌寒血泄,危症俱见。一久病咳嗽, 吐痰色红,似呕血实非,盗汗淋漓,肠鸣作泄,午后发热,人谓肾经邪火太盛,将欲肾邪归肾经。此症初因肾水干枯,肾经受邪传心,故发热夜重,未儿,心传肺,故咳嗽汗泄;未几,肺传肝,故胁痛而气壅:未几,肝传脾,故肠呜而作泄。邪不人骨肝,尚有生机,亟宜平肝滋肾,邪不再传,则肝平不与肺仇,肾滋不与心亢,益之健脾,使脾健不与肾耗,肺之受益何如,自然心不刑肺而生脾,脾生肺更安。用转逆养肺汤:白芍、熟地、枣皮五钱,麦冬、茯苓、骨皮、丹皮三钱,玄参、北味、前子二钱,牛膝、贝母一钱,故纸五分。十剂气转,二十剂痰白,三十剂鸣泄止。此非止泄药。盖泄因阴虚,补阴泄自止,阴旺,火不烁金,金安则木平,不克土,所以消痰化火炎之色,止泄撤金败之声,故肠鸣盗汗除,咳嗽愈。

一春夏不嗽,遇秋凉即咳嗽,甚至气喘难卧,人谓肌表疏泄,谁知郁热难通乎?气血流通,风邪不人,惟气血闭塞,邪转相侮。盖气血闭则凝滞而变为热矣。热欲出,寒欲人,闭极反予邪以可乘之机。春夏寒难犯热,秋冬热难拒寒。春夏皮肤疏,内热易宜,秋冬皮肤致,内热难发,所以春夏不嗽秋冬嗽。倘不治郁热,惟发散,徒虚其外,愈不能当风寒,徒耗其中,转增郁热,法贵攻补兼施,既舒内热,复疏外寒。当归五钱,大黄、 甘草一钱,花粉、白术1三钱,陈皮三分,薄荷、荆芥、黄芩、桔梗二钱,神曲五分,贝母二钱。四剂,秋冬断无咳嗽。妙在用大黄于祛火消痰中,走而不宁,通郁最速,当归走而不滞,白术利而不攻,同队逐群,解纷开结。

 咳嗽(陈氏)  中医张仲景全部处方

中医张仲景全部处方

感冒咳嗽的病人饮食需注意,像海鲜类的东西尽量少吃,比如鱼虾等,三餐以清淡为主,可以煮绿豆粥,绿豆汤,木耳汤,薏米,糯米加红枣,农家酿造的枇杷膏对于治疗.

这种老毛病只能缓解,不能根治了;春冬季可以熬冰糖红枣梨水喝,止咳效果不错,最好不要喝枇杷液,因为那是冷的,对咳嗽没有多大效果;夏秋季由于天气干燥,可以喝雪梨水,可以生津止咳,嗓子不干咳嗽自然不会增加;超市里的雪梨罐头也可以服用,效果是一样的.另外,对于这种老毛病,要定期进行喉部的体检(合肥艾诺健康体检),以免咳嗽严重导致喉部病变,病情更加恶化

咳嗽是一种保护性呼吸道反射,是呼吸道受到刺激(如炎症、异物)后,发出冲动传入延髓咳嗽中枢引起的一种生理反射,可以排出呼吸道分泌物或异物,保护呼吸道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