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常识

JT叔叔伤寒杂病论慢慢教:厚朴(28) 厚朴一尺等于多少克

本文为大家介绍了 JT叔叔伤寒杂病论慢慢教:厚朴(28) ,还有的小伙伴在问厚朴一尺等于多少克,下面小编给大家细致的讲述一下。

厚朴《神农本草经》:味辛温,生山谷。治中风伤寒,头痛,寒热,惊悸,气血痹,死肌,去三虫。

厚朴这味药,有好几个层面的药性,不是我们这堂课可以讲的很清楚的。因为厚朴在伤寒杂病论这部书里面,出现在很多不同的领域的药方里面,就是好像治伤的也有它,治喉咙发痒的也有它,治咳嗽的也有它,治大便不通的也有它,治肚子胀満的也有它,所以厚朴的药性好像就一个厚朴杏仁汤,桂枝加厚朴杏仁汤,不太容易让我们完整的掌握到这味药的药性,所有我们就做一个大概的认识也就可以啦。

厚朴这种树,像上次我们讲杏仁的时候就顺便把桃子拿出来,把杏仁和桃子作一个,跟桃仁做一个对举,那同样的,我们如果要讲到厚朴这味药,我们最好是拿一种药物,叫做枳实,来作一个对举。

枳实跟厚朴两种药物在张仲景的方剂里面其实有很多时候是一起用的,比如说通大便最有名的"大承气汤’,就是"大黄、芒硝、厚朴、枳实’。那大黄呢,好像是冲冷水,把大便冲下来;芒硝是一种让硬掉的大便再软回来的一种盐类,盐分的东西;那厚朴跟枳实的功用呢其实就有一点像是让这个肠子啊变成一个大便能够下得来的状态。那如果我们拿厚朴跟枳实一起用的状态来讲的话,比如说一坨大便,在你的肠子里面塞住,可是你的肠道是这个样子的。那你厚朴跟枳实下去以后,你的肠道就会很用力的变成比较平均值的这样子的宽度,然后有一种蠕动,让那个大便能够动得了,大概是这种感觉。所以有医家说,这个"大黄、芒硝’好像是炮弹,像是一枝箭,那"厚朴跟枳实’就像是它的炮管,就像是它的弓弩,有这样一种说法。

那么"厚朴跟枳实’如果要放在一起来看的话,我们就会看到这两味药啊它的作用的方向是略微有不同的。为什么我要拿到这两味药来对举呢?因为单独而论,厚朴或者是枳实都会有向旁边开以及向下面降的力道,所以单独而论,它们都是能够把什么样的管道往旁边推开,然后让东西能够降下来。那厚朴也是这样,枳实也是这样。尤其张仲景时代的枳实,可能是用比较成熟的果实,我们今天的药房不叫枳实叫枳壳,壳子的壳,因为它长大以后再晒干,它那个看起来里面就空空的了,所以就叫枳壳。但是张仲景时代的枳实和枳壳是不分的啊,所以,如果用的是长大的枳实,它一样会有能够把某一种管状的东西撑开的效果。比如说我们要让胆结石能够排出来的话,那枳壳跟白芍加在一起就是常用的组合。

枳实这种药物跟厚朴相比,我们会说"桔子过了淮河就变成枳’,那我们就说一般的植物遇到不适合的环境,就不长就算,这种植物还非要落地,非要长,然后长成一种很酸,很苦,不像桔子的桔子,然后这样一种以致于我们会觉着这种植物实在是太没有节操了,太喜欢落地生根了,就是硬的要落地,要生长,所以就会认为,我们就会觉得枳实这些果实类的都是这样子,但是枳实是特别强调它的这个向下坠落的这个气的方向,所以我们就说用了枳实之后,人的大便啦或者就是人的气就会往下面被打下来,所以我们会用枳实来降气,那降得太多会怎么样,会脱肛啊,就是这样的一味药。

那厚朴跟枳实相对而言呢,厚朴是一种长得很好玩的树,其实我对这个树一点都不熟,也从没有在生活中看过这个树,或者是看过也没有认得。但是我们都知道,我们如果在家里面随便种一个盆栽,种一个什么桑树啦,或者是一个什么桃子树什么的。我们都知道,桑树一般我们常见的树,它的树都是很瘦的。就像我们在家里头种一个桑树,它可能长到这么高了,那个枝,主干还是细细的,头几年都是这个样子,桑树要长到肥要很多年,就是都是瘦瘦的。厚朴这种树,你看到那个《本草》上面的记载就会说,这个树,树高三四尺,横宽一二尺,好肥啊,就是特别肥的一种树。而它之所以叫做厚朴,也是因为它的树皮特别的厚。所以我们就看到有一种树,别的树都是往高处长,只有这个树横着长,所以厚朴这种很会往横着长的,这种肥肥的东西啊,它的气呢就有可能不像我们一般说的这个树皮的运行方向,它的气是往横开的。那么厚朴的话,它的性味,我们说它是苦、温。所有它这种性味其实跟它的那个横开的力道也有一种相关性。因为我们都会说,苦味的药物它比较是向下降的;可是我们又说,性温的药是比较向上升的。所以不升不降,这个升的力量跟降的力量夹到一起它就会变成什么啊?就变成向横的发展的力量了。

那如果要提出经方里面配伍的论证的话,就是枳实跟厚朴有很多时候都一起用,也有各自单独用的时候。但是在经方里面,枳实,那个苦桔子,枳实,会跟柴胡有机会一起用,可是不会有机会跟麻黄一起用;而厚朴呢,有机会跟麻黄一起用,没有机会跟柴胡一起用。那这个东西就可以看的出来这两种药物,它的基本走向的不同。这怎么说呢,因为柴胡这个东西是走在人的这个人的广义的三焦区块,也就是人的皮肤表面的那一层能量,或者说皮下的油脂那个油网,或者说我们的淋巴系统,这是我们广义的三角区块。那柴胡这样的走,我们就知道它是沿着皮肤底下,贴着平行的皮肤走的。所以柴胡上来的,输送上来通上来的气啊,要用枳实把它降下去,那就是说它的这个跟柴胡是处在同一个坐标轴上面运作的。所以就会觉得枳实的气它比较能够直走。那厚朴跟麻黄一起用呢,那我们会知道,麻黄这味药是把人的阳气从人体的最中心轴,或者是血管里面,或者是骨头里面,推到人的皮肤表面,所以它是一个垂直于肤表的方向,跟柴胡的作用方向是垂直的。那厚朴能够跟麻黄一起用,也就意味着它的作用方向是比较从身体的内侧开到外侧来的这样子。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大概认识一下厚朴这味药。

那它这个“治中风伤寒,头痛,寒热”,这个看起来好像是说厚朴是一种感冒药。那很可惜的就是我们中药在用厚朴的时候,并没有让它在感冒药的世界里面扮演太多重要的角色。我们也只能说,像研究经方的人,有人会说这个经方有一个方叫做栀子厚朴汤,那这个像那一类方剂里面会看得到一种痕迹,就是厚朴这味药,有的时候用下去的时候啊,是这个人的体表的风邪跟体内的风邪有所牵连的时候会用到厚朴,就是厚朴的力道能够从里面开到人的最外面,所以呢它能够,就是当你内外和谐的时候,有机会用厚朴,就是一起把它扫掉,但是这也是,在经方中也算是少用,而且这个论点我们也不能说是绝对啊。那但是至少,就是以治感冒来讲,它是处理这一类的感冒。

那至于说惊悸的话,那就是谈到厚朴的另外一个药性,就是厚朴这个苦温的药性。你说它是不是补药,对不起,厚朴真的不算是补药。因为厚朴的这个力道比较猛,这个行气力比较强的话就会散而不收,所以用久了还是会伤气的,会破气。所以厚朴并不是一种补药。可是,厚朴的这种苦温的药性,它可以把我们的这个脾胃区块,它的这个过多的这个湿湿冷冷的痰水,把它逼散。那能够把痰水从脾胃区块逼掉的话,它就可以让我们这个人的这个惊悸比较好一点,这个惊悸当然是有限定范围,就是当脾胃区块的痰水太多的时候,这个湿痰它会阻碍到我们心阳的运行,甚至是这样子,有几个情况。因为心悸这种东西,有的时候我们主观的感觉是为什么我们没事坐在那边,觉得我们的心脏这样子嘭通嘭通这样子跳,那种是叫做心悸的感觉。那会有心悸的感觉的人呢,往往他的整个消化道的这个脏器啊,尤其是胃跟十二指肠那边都是有点水肿的。就是他的消化道有点水肿的人,他那个体腔的空间会有一点微妙的变化,会变成你的心脏跳动的时候好像顶到东西那种感觉。所以像我们要让消化道里面的水分退掉的这个,有一个代表性的时方,叫作平胃散。

那这个平胃散里面就是苍术、陈皮、厚朴、甘草,里面就有厚朴。就是把脾胃的这个痰水去掉,那当然我们也知道要抽掉脾胃的水,苍术也是非常快的。那另外像是从前在基础班我跟同学讲,如果你这一辈子都没有吃过温补的药,都吃的比较生冷一点的话,那你要吃补药之前,你先要打底。什么叫打底?就是说,那同学你们要吃一点厚朴温中汤。每餐饭前吃个1.5公克的厚朴温中汤,那吃久了,确定你的身体已经习惯这种暖药也不会上火了,你再开始吃补药。不然的话,热的补药一进去,你身体就很不接受,然后就把它顶出来,然后就会牙龈肿,嘴巴破,然后上火啊,睡不着觉啊,变成这个样子。所以呢,有的时候这个,这也是个用法,所以厚朴温中汤也是我们用来暖肠胃,一个比较可以用的时方。因为我个人是很喜欢用那个张仲景的理中汤,可是理中汤其实很难用。有的时候那个人要又寒又虚才好用,如果你只虚不寒,只寒不虚,理中汤会被顶上来,所以理中汤有的时候不是那么好用的一个方子。所以就是这一类的代替方,将来如果带到的话会跟同学讲一下。

那“气血痹,死肌”,一个人的皮肤表面如果气不够,产生一种麻木的现象,或者甚至是皮肤表面的皮肤啊变的干干的这一类。因为死肌在,《神农本草经》里好奇怪哦,里面有好多好多种"死肌’,就是"梅子’也治"死肌’,"细辛’也治"死肌’,好多种药都治"死肌’。不晓得"死肌’在古时候是多么流行的一种状况哦。那现在的话,好像大家都很会做保养,所以"死肌’比较少。

因为我们刚刚讲到厚朴这个药,有一些适合于内外和谐,内外和谐就是里面有什么不对,导致你的皮肤表面那边也有邪气。所以在这个内外连通的道路来讲呢,我们用了厚朴,有可能就是说把那个体内,跟体内所影响的外面皮肤表面的病变,都能够一起清除啊,那这是一个可能性啦。实际上要遇到好用的方子,比较值得提。那至于说"气血的痹’,厚朴这个药本来就是能够把气打通的嘛,虽然不是补药,但是也是有这个效果。

我们医家有时候会认为,枳实跟厚朴相比的话、厚朴比较治在气分,而枳实比较治到血分,那这也就是一个说法,不是一个绝对。因为在古方的世界,也有过单用一个厚朴,来治这个妇人的月经不通的,所以它这个通气或者通血,都算它有这个功用。所以"气血痹’,也算它有。

那至于说"去三虫’,这一类在肠胃里面,去湿,然后把气打通的药。其实对寄生虫,多多少少会有某种效果了,就是调理肠胃环境的药对于寄生虫是有效的。《伤寒杂病论》那个妇人篇里面,有一个方子叫作半夏厚朴汤。

那个方子是专门用来治疗一个人觉得喉咙里面有什么东西塞塞的,然后那个人也不是说多难过,就是有事没事的就会这样子(JT模仿干咳两声),喉咙塞塞的感觉的一个方子。那半夏厚朴汤的那个治症啊,日本有一个医家,叫做森立之,他就说,有的人这个喉咙塞塞的半夏厚朴汤症是由蛔虫所引起的,就是肚子里面有蛔虫,所以喉咙有这个症。他说那个时候用了半夏厚朴汤,会非常神效,那就是说间接来讲,厚朴对寄生虫来讲其实有某种效果,有此一说。

关于厚朴,有两件事情是需要我们稍微讨论,而且加以厘清的。比如说,厚朴跟另外一味药都有一个共同,就是一般《本草》书是会它们有某种效果,这个就是《本草》里面,厚朴跟黄连,本草书都说它们有一种效果叫做"厚肠胃’。其实这个"厚肠胃’这个话啊真的是讲的有点暧昧,我想黄连或者是厚朴,如果你单独用,常常用,到最后你的肠胃一定是坏掉。因为黄连是很苦寒的,会让你的肠胃到最后都没有力量,厚朴用久了还是会散气。那为什么会有"厚肠胃’这个说法呢,因为无论是黄连还是厚朴,都是很燥的药,它会能够让你的肠胃这个水分迅速的排出。那我们说"脾主湿’,脾也恶湿,脾很讨厌太湿。湿气太多脾就动不了。

如果在正确的辩证用药之下,无论是厚朴或者是黄连,它都可以把一个水肿的脾胃变成一个比较苗条的脾胃。那所谓的"厚肠胃’呢,就是一个比较苗条的脾胃,它是一个比较扎实的脾胃,那这样的脾胃要运动起来也灵活一些,这就是"厚肠胃’大概的意思了。但是倒不是说,用了厚朴之后的你的肠胃会越来越强了,就是吃很多东西都能够消化的,那也不是绝对啦。其实这个药性也要从几个角度来看。因为你要说,首先黄连的那个燥的药性或者厚朴的燥的药性,都可以让脾胃变得比较扎实,这是一点,那另外一点,就是我们说肠胃不厚的人是什么,肠胃不厚的人肠胃薄的人,就是好像我们说一个人脸皮薄还是怎么样,就是怕人家讲他,讲就羞的不得了,那脸皮厚的人就都没关系。那肠胃也是一样,就是肠胃薄的人就吃什么都好像消化不动,那肠胃厚的人就是比较不在乎,吃什么都会消化得动,铁胃一样。不知道张国周强胃散(注:台湾胃药)里面有没有放厚朴哦,说不定有。那厚朴呢,就是有这一类的药性。就像如果拿枳实跟厚朴来对举的话呀,这个同样是这个肠胃的胀满啊,枳实呢我们说是治硬满,或者说坚满啊,坚硬,硬满,那厚朴呢就是治胀满,就是这样子的一种差别。也就是如果你的肠胃啊,他是具体的比如说《金匮要略》里面有一个这个枳实白术汤,(枳实七枚白术二两右二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腹中耎即当散也。)

枳术汤,他这个人肚子就是这样凸出一坨,那一坨好像按就具体有一个形状的,那样子的一种状态是要用枳实去把它消掉。但是厚朴的话呢,像《伤寒论》里有一个"朴姜半草人汤’啊,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就是说一个人就是肚子闷闷胀胀的胀满的时候要用厚朴。我们说枳实治坚满,厚朴治胀满。也就是,当我们一个人,所谓的肠胃薄的人,就是吃什么都会不消化,都会闷闷胀胀的,那吃了厚朴他就会有机会好起来。

就像民国初年有一位医者,张锡纯,有一次得一个病,就是到快要黄昏的时候啊就会肚子胀,就是一定会觉得很闷很胀,然后呢,后来他就想到一个方法,在发胀以前呢,嚼六七分的厚朴,其实六七分还没有到现在的一钱啊,还很轻哦,差不多六七分只有2,3公克之间嘛。那他说只嚼了两天,就那个黄昏会肚子胀的毛病就没有了。所以呢,还是蛮强的哦,这厚朴一点点,效果就不错。

如果我们要有厚朴的这个脾胃药,肠胃药的话,通常我们都是长期吃的话,就是需要有补药,就像"平胃散’这个苍术、厚朴、陈皮、甘草只是一个基本,那如果要长期吃,来调理怎么样的话我们都会另外加补药的,像加什么人参啦、黄芪啊什么,就是那种有很多东西可以加啊,就是到底不是一种补药啦。

这一条看到的这个"桂枝汤加厚朴杏仁’,那其实说起来就很单纯了。就是这个桂枝汤里面加上杏仁,把这个气降下来,然后加上厚朴,把这个肺把它打宽一点,就是要让肺的空间变大,因为杏仁把气降下来,那个气不要往上冲的话,那这个就不容易引起咳的感觉,那厚朴把肺拓宽了,这人呼吸就会觉得啊肺活量还够,就不会有那个喘的感觉了。哦,大概是这样一个很单纯的做法。那么,那厚朴,能够让肺变宽,我们看它的作用比较在肺。但实际上我们中国人的这个脏腑表里的东西都会很清楚,就是能够让肺变宽的东西,也就能让大肠变宽噢。所以,厚朴如果我们将来在肠胃药的地方看到它的话,那也不用觉得很奇怪啊,就是它本来就是脏腑表里关系它是相通的。

那么"桂枝加厚朴杏仁汤’,同学要记得一件事,就是它这个汤剂的运用一定是以桂枝汤症为前提在用的。所以他说喘家作桂枝汤,那喘家为什么要作桂枝汤呢,一定是有桂枝汤症,就是脉浮缓,恶风,然后还流得出汗,这等等重要的桂枝汤的指证都有的时候,你才能用"桂枝加厚朴杏仁汤’。如果没有这些桂枝汤的指证的时候,光是一个喘字,是不足以让我们使用这个汤的。这个为什么要跟同学稍微好像比较用力的叮咛再叮咛呢,是因为呀,有些气喘发作你不把它,不马上把它医好是会死人的。那如果你糊里糊涂的以为这个汤是治气喘的药,你就会很麻烦,那就会耽误了这个救命的时间。所以气喘的药我们一定要另外学得很精哦,不能靠这个方来治气喘。但是呢,容易感冒引发气喘的人就可以,就是他已经是桂枝汤症,然后桂枝汤症引发的气喘,这样就可以。

那还有一种就是,像是我们说的那种习惯性的一感冒就会变百日咳的那种,就是他每次感冒一定要咳好多,好几天这样子,咳一百天才会好的那种,那种的就可以用这个来预防啊,大概是这样子,但是这个汤剂的用途绝不可以胡乱推扩。

 JT叔叔伤寒杂病论慢慢教:厚朴(28)  厚朴一尺等于多少克

厚朴一尺等于多少克

慢慢教,教的很细,你如果准备好好学习伤寒论可以先从慢慢教开始;偷偷教,教的很快方子教的很杂,对伤寒论的框架辨证粗略的讲了一遍,里面有专病分的各种路数的方子整理.也可以从偷偷教开始粗略的看一遍偷偷教然后再看慢慢教.

处方来源: 清·《温病条辨》. 剂 型: 汤剂. [编辑本段]组成 杏仁五钱 飞滑石六钱 白通草二钱 白蔻仁二钱 竹叶二钱 厚朴二钱 生薏仁六钱 半夏五钱 功 效: 清利湿热,.

桂枝9g,芍药9g,甘草6g,枣4枚,生姜9g,厚朴6g,杏仁6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