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常识

道本无修1

本文为大家介绍了 道本无修1 ,还有的小伙伴在问,下面小编给大家细致的讲述一下。

道本无修

………

说下来是还好的问题。因此呢我们后来的课程有的时候就不免要对这些问题给出一些追加形式的解释和说明。但是呢我这个人实际上讲课的时候极不愿意重复过去已经讲过的问题。同时也不愿意对某一个问题在一个很短的历史时期内就给出极为充分或者说极为完备的说明。因此呢就昨天的课程内容来说如果为了不给大家引起更多的敏感的话题。我今天只想说一句话。就是说,过多的解释不去说了。但是提醒大家注意刑事责任一。就是我们功法呢从一开始就和大家说过要 练功的过程中注意一个

二律背反

。也就是说呢在这个功法面前一切问题当我提出一个正命题的时候,那么他的背反命题一定同时成立。因此呢我们才说要大家注意一个二律背反的。所以昨天我们说的呢一个顿渐法门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你终究怎样去理解他的这个事情。说起来呢,我说我讲课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作为你个人来说呢,理解的问题并没有完成。也就是说呢,你后继其实在很长很长的一个历史时间里必将连续的对应着关于顿品与渐品的一个一般性的讨论。 镰他是一个一般性的讨论呢。就是因为实际上你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很难进入关于深入层次上的这类问题的了解。因此是说还只能是维持在一个一般水平上的探讨。当然这一点呢并不是我瞧不起谁或者说贬低谁的层次。但是呢其实对于我们这个功法本身来看,实际上他占位的水平恐怕在座的各位都略略的有一点体会了。就是说是不低的。既然他占位的水平并不低呢,因此,他就必然存在

?

这样一个状态。就是使得常人站在自己的上往往是不可以启及他所研究的那个高度的。因此你必须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呢,只能是在一个一般性的水平上对这个问题有所参研而已。那么比如象我们今天要讲的内容其实也同时也存在着这样一个问题。那么我的命题呢可以给大家。比如我说:

道本无修

说起来仅仅四个字。就是说呢他内容的字数并不多。说大道的道说一个本字(在写)无呢就是什么也没有的那个无;修呢,就是大家通常所感兴趣的气功修持,或者说气功修炼。这样一个问题。当然在气功界关于他究竟是修持还是修炼,在历史上曾经有过一个很长埋藏的辩论。就是去辩论这个功究竟是修持来的呢还是修炼来的。当然呢,作为我们这个功法对这一场辩论其实并不感兴趣。就是说你爱辩论是修持来的也好,还是修炼来的也好,在我眼底里并没有看见这里边的差异。但是厂规民修持的这个问题的本身,实际上恐怕在很多很多的气功修炼者心目之中不是存在着一个根深蒂固的印象的。因此呢我想跟大家讲道本无修。原本在我这儿,他是一个极简单的命题。比如我个人以为应该是我把这四个字一说下来。那么你修习妙一真功和修习九宫八卦功法的人呢,就应该几乎是立刻就了解了他。内中所包含的很多很多的含义。我虽然不能要求大家立即了解他的全部的含义。但是我至少以为你应该能够了解其中很多很多的含义。但实际上呢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几乎绝大多数的人还无法做到这。因此我们课程的内容就不得不以世人的观念为基础然后完成对于大家向道的位置前进的一种引导。那么这个引导本身他是一个过程就洹我们本在道中的那种状态。因此你注意,我讲课呢实际上有一些刘我说出来的话呢是本来我想说的话。但是呢在这个引导之中有很多话其实并不是我想说的话,而仅仅是根据大家的基础说给大家听的,而说给大家听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牵就大家目前的占位水平。企图能够使得你呢沿着餐引导的这条逐渐的走向对于道本来面目认识的这样一个想法。所以将来学员们在听我的报告的课甚至于扣我的磁带的时候呢我希望大家能够区别哪些话是本来我应该说的而哪些话呢是属于附加产品就是说给常人听,比如呢现在关于修炼的这个问题。当然我说修持也可以,实际上呢,他存在着这样一种前提。就是任何某一个人如果想达到入于道或者说合于道,的这个状态的时候他必须注意,这是常人的看法。他必须从常人的位置上一步一步走来。而这一步一步走来呢实际上和我昨天讲的顿渐略略有一点。也就是说呢我们是把这个一步一步走来按照常人的规范规范为是渐品的。但是这个每一步在常俗和在功中看来实际上都是有必要的。但是这个必要性呢,他的基础性原因就在于每一个人只要是一个活人,你身外呢就有一个自具灵性的身外璇玑盘和你相对应。而你这个身外璇玑盘本身他的分野形式,分就是分配的分野就是原野的野。所谓分野形式就是说本来按照的要求和按照对于一个具有佛灭度相的道法身修持的本真之体他所对应的身外璇玑应该宗一位太极。也就是说按照坤、艮、坎、巽顺流之流的。但是实际上呢天下几乎没有人自然的具有这样一位身外璇玑的。因此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说想要使得你身外那个残缺不全的身外璇玑变成一个完整的周密的或者说颇负灵性的身外璇玑那么按照世人的他发现这就需要修了。因此修这个文字的含义恐怕在座的每一个人他都了解是什么意思。按照中国人的说法叫做修理修理。所以在功修的层面划分上其实中国古人的看法有着一个先修后炼而后入一合这样一个状态那也就是说呢他先承认你是一个常人因此确定了你身外璇玑盘的分野状态是在一种不良状态之上的。既然是在一个不良状态之上那他就需要修理修理了。所以才提出一个修的问题。这就正如某一台电视机如果出现了故障的话呢你想要他恢复正常的工作,就必须对他进行修理以恢复到正常状态那么一个基本事实。因此在功界里边把这个修看的是十分重要的就是说他认为你不修,你那个身外璇玑,比如说本来应该是九宫八卦这么一个全数幻演方式。也就是说呢比如你坤宫宫位上边有八卦分野。比如说你艮宫宫位也有八卦分野。因此实际上是九处八十一位这么一个全数幻演规则和你相对应。但是你现在一个活生生的人你只表现为这样的一个状态,就是说呢。本来在你身外璇玑的九个宫位之上。应该有九个淸的东西存在。那就是按照八卦流停去说是坤艮坎巽震离兑乾都有的同时还有一个中宫。但是很不幸的是呢天下的很多很多的人其实并不满。也就是说呢,有的人只有五位非同存在。这个话的意思是这样说的比如说你这个人身外璇玑盘是有九处这没有问题了,也有八十一处这也没问题。但是你这九处之中呢,比如说有两个坤宫宫位,有两个兑宫宫位等等。因此你某种重复形式。也就是说本来这九位里头暗藏八卦分野而你现在九位被占满了呢实际上只有五个卦象。因此你就表现为一种不平衡状态。这就象中国古人对于一个人命相的研究呢说按八字去排的话那么你本来应该是五行全的。但现在给你排之后发现你这个人,只有四行,缺了一行。因此中国古人经常说你某一个人缺火或者说缺水。所以给你起名字的时候呢往上就希望弥补这个不足。所以对于 缺火的人要用一个火字旁的字或直接用一个火字当然他按你八字之中那个缺火的程度相加减。当然我这个人对命相学倒是不太感兴趣。至少就是我觉得几千年来人们把这里边渲染的极深刻的迷信色彩。但是呢我是以这个事情作为一个事例来向人留意及比如你这一个活生生的人你身外璇玑盘现在你缺少一些东西就是本来应该是九处八十一位分野的东西呢你现在实际上呢成了五处。这五处东西就比别人少了三位。那么他不限制了你这一个人智力水平的状态。也限制了你这一个人身体状况的状态。所以一个人聪明也好,不聪明也好,我们说很大一个原因是由于这个人身外璇玑盘的配位状态所引起的。同时呢,一个人之有病与无病也爱这个身外璇玑盘分野状态所影响。因此我们原来在长春讲课的时候曾经这样说过一个内容。就是我们这个呢你一经进来学习,我们先给你完成一个事情。我们称他为改盘,也就是说呢人斪我们的课每一个班次给你改一次盘。总之呢是想把你的身外璇玑改成满盘顺序化分野形式那么这一点如果完成了之后,接下来的命题就成立了。我们就是说呢,既然你人身的疾病状况的出现与否受你身外璇玑盘的分野状况影响。因此既然我们现在完成了对你身外璇玑盘的改盘工作,所以我们当然认为你实际上已经没有病了。但是在这个命题面前呢。在我看来锦州方面应该还是存在一些的。就是至少现在在座的就有那么几位正在想。说让你这么一说,我就有点不服气了。说我听这个功已经听了好多个班了,就是说能够参加二重功法至少已经到第七个班或者听八个班了,也有的听十多个班了。他说这就不对了。说我身上那个病吧,他还在。当然为数已经不多了。就是说参加我们学习的绝大部分的这类状态已经消失。那么还剩下的那几个人呢,他也远比原来轻的多。但是就这一点来说,我仍然感到十分不满意。所以现在的不满意呢,是双方面的。就是有的学员呢对我可能不满意。说你说能够改盘。改完了之后病就没有了。那么我那个病还在。是什么原因?而我说呢,是实际上你呢自己对于 这个功法的基本原理的参研还存在了一下弹唱一。因此留存你身体上的这点东西,我的说法呢是叫做你自己愿意或者说你自己有意识的把它留下来。因此呢我们这个问题里其实还有一个症结。那就是说呢,在我来看你在座各位呢我讲课的时候必须实现对于你的身外璇玑盘的盘工作。但是可有一点,我呆整天看着你或者整天把着你那个手让你怎么样怎么样。因此当我讲完课走下讲台之后,你一转向出了这个门的时候你在想什么或者换句话说你在以什么样的指令来规范你身外璇玑的的存在状态,所以现在呢通常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呢比如以前办一期班是一个月和你接触一次。因此呢这七天呢可能副食你保持着一个较好的状态。其实有的人也发现这个情况。就一听你的班的时候呢,现在状态不错。等到一结束过个三五天那身上那点事就又折腾出来了。他也属于这类情况。那就是我说呢,你一出这门,你心里就合计这玩扔病本非病他不大科学啊。说全世界医生都知道那癌症不治之症;说那个什么肺结核高开放性可以传染别人,说乙肝现在认为是最的病了,亚氯癌变等等。因此就是比如现有锦州市的学员,我不笑话你们。在我看来至少有

4%

的人要一听说你周围有那么一个他是乙型肝炎,你马上就加小心了。他用手摸过的那个茶杯要是端给你喝水的话,你一定在心里想,你可给我离远点吧烦你还烦不过来呢。你那个乙肝病毒带我身上来了,是不是。我没说谎,就是很多人还有想法。但是呢我说你承认病本非病的话。这种想法根本就是错误的。因此你有着这种想法本身他就制约了你身外璇玑盘开始失落一个东西。那就是说呢人我现在身外璇玑盘,比如说呢刚好在震宫坤位那个位置上是抗乙肝病毒的受体。所以身上只要有这一个东西,就是说震宫坤位,那么,乙肝病毒到你的身体里,他就是一个可以诱发特异功能的东西。只可以使得你增长功力的东西。而决不是病。但现在呢你一出了我这个门,你就提醒他注意,那不行啊。那乙肝他能传染我。你身外璇玑盘的那个位置他就开始觉得不对了:我在这人身上多余。你看,他不要我,明明我在这 收拾那乙肝病毒呢吧,他说那玩扔不好。因此他就跑了。所以你现在就缺了一位。因此我说这不是我的责任。这是大家的责任。就是说我已经给你改完盘了。那块有这么个东西,你非要拿苕帚疙瘩把他撵走。之后你只要接触了乙肝病人那么你就传染上乙肝了。你说这于老师竟唬弄我。不说什么功中无病机。你看我这不完了吗,这不得乙肝了吗。因此我说呢就这类问题,我多年来夹缠不清。很多人问题在研究这个功法怎么回事。他就恰恰不研究我自己怎么回事。登临这么好的功法在我身上不起作用。当然呢也可能这象我这种说法。你要是传出去和功外的人说吧。民可能给你指,你们老师那纯属不讲理。那叫啥话呀。但是我觉得你既学了这一个东西,你要是一直在怀疑着那又何必。所以你要是相信这套东西呢,我就希望你相信的坚决。那样很可能甚至对你的家人都带来无穷的好处。比如在长春咱们曾经有过这样的事情,就是我咨询室里有二十来个工作人员。那么当时呢,我做了一个科研实验。就是当时长春市传染病医院,的副院长,这个人现在是七十五岁了(今年)。当年是咱们长春璇玑科学研究所每一咨询室主任。那么他毕生有一个愿望,就是多年在传染病方面工作呢。他希望在他的有生之年一定要攻克乙肝这个问题。所以他跟我说,说于老师能不能允许我开展抗乙肝病毒的璇玑科学的人。就是说不用任何药你把乙肝患者都划拉划拉。拿我这儿来,我看着我能不能扛得住他。我说可以。那么他找了

26

个乙肝患者。据说还都是很严重的。就他那有一套指标。就检查起来都挺重。而且他的这个医学检查呢是严格的在正规的医学检验室里进行的。就当时从事检验的呢是吉林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学院呢两个高级的检查室。而且是研究员级别的检查师给做的。那么这

26

个人在,这个人就是刘玉玲。在他的手底下呢一共治了一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里咱们这些咨询师们恰好做到了一点。水杯、饭盒甚至于日常用的毛巾,这些东西都是共用的。而且一点不排斥这些乙肝患者。所以那些乙肝患者还说过这样一句话,说就是你们这些人,管它能不能治好病,咱是别说就起码不财神

.

歧视我们这些人我们就非常感动。就他平时形成的习惯他喝水的杯子 单独使用看 。但在咱们那咨询的时候呢他觉得十分为难。你说要是把自己家那只你自己喝水的杯子拿来放在我那屋里头这不是也已经把你的传染原带进来了吗。因此他就带这口杯子。但是呢他又想喝水。你注意,比如我们通常调整呢愿意调的时间长一些。比如说一个小时,但是

 道本无修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