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常识

为何我们通常“不愿止损”? 止损怎样容易

本文为大家介绍了 为何我们通常“不愿止损”? ,还有的小伙伴在问止损怎样容易,下面小编给大家细致的讲述一下。

作者----微博:期货_操作手;

----------------------------

我们面对的交易困境:

当我们出现大亏后,我们总会总结经验教训:一定要止损,要止损,要止损。可是等到后面,又不知不觉地开始了“不止损”的交易生涯,直到再次遇到了一次大亏,继续总结止损的重要性、、、不断循环往复,可是无论发多少誓言,我们总是无法坚持止损的行为。

一、面对“损失”下的着名实验:前景理论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教授卡内曼和特沃斯基提出了“前景理论”(prospect theory),将来自心理学研究领域的综合洞察力,应用在经济学当中,尤其是在不确定情况下的人为判断和决策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他们做了几个实验:

1、第一个实验:面对收益下的风险选择

A选项:100%,能获得100元;

B选项:51%的概率获得200 元,49%的概率获得0元。

大多数人会选择A,因为可以稳得 100元,但B的期望值更大,所以面对收益时,人们不愿意冒风险,更愿意落袋为安,成为风险厌恶者。在上一篇文章《如何解决“拿不住盈利单”?》,我们详细讲过这个问题,就不再多讲。

2、第二个实验:面对损失下的风险选择

A选项:100%会损失100元;

B选项:51%的概率损失200元,49%的概率损失0元。

大多数人会选择B,因为B有可能不损失,但实际上B的期望损失值更大。所以面对损失时,人们愿意冒风险,变成风险喜好者。

3、再做一个实验,有两个选项

A:100%的概率,会损失100万;

B:20%的概率损失500万,但80%的概率不损失一分钱。

A和B,你会选择哪个选项?

你很可能会选择B。实验的结果:大多数人选择B,而不是A。因为A肯定要损失100万;B虽有20%的概率损失500万,但高达80%的概率并不损失一分钱。但根据概率论,A的期望值等于B的期望值,但我们都会选择B,而不是A。

根据前景理论,大多数人在面临收益的时候是风险厌恶者,大多数人在面临损失的时候是风险喜好者。

二、交易中,当持仓出现浮亏时,我们该如何选择

在交易中,假设我们的持仓出现了浮亏,浮亏100万,此时,你是选择:

A:止损;

B:抗单。

1、你选择A:止损

你肯定损失100万了,已经实打实,除此之外,行情的走势可能反弹,让你原本可以不亏损。如下:

2、你选择B:抗单

你选择抗单,至于你最终能亏损多少钱,有三种结果,如下:

三、根据前景理论、概率和无效止损,我们很可能会选择B“抗单”

当持仓浮亏100万,此时“止损”好,还是“抗单”好?取决于未来行情的走势,如果行情的下跌空间还大,浮亏会增大,当然选A“止损”;但是,如果行情的下跌空间已经很小,行情很可能将企稳上涨,自然选择B“抗单”。

我们能否知道行情未来的下跌空间么?取决于你的判断依据和能力圈:

第一,如果你的判断依据是基本面,基本面是具有前瞻性的,根据供需关系或上市公司业绩,判断行情的未来空间,理论上讲,这个方法是可行的;同时,你要具备基本面的能力圈,具有深挖基本面研究的能力和长期的基本面经验。这两点都满足,你或许能够判断出行情的未来空间大小,从而做出正确的决策。

第二,如果你的判断依据是技术分析,技术分析不具有前瞻性,只能跟随,所以无论你的技术分析水平有多高,都不可能判断出行情未来的下跌空间。因此,对这笔交易,你也就根本不可能做出正确的决策。

1、根据行情的走势特征来看,大部分单子如果不止损,可以扭亏为盈

某大型期货公司的风控总监,对近三年客户交易数据进行了统计分析,其中有一个结论:所有止损的单,如果不平,有98.8%的概率在未来2周内扭亏为盈。因为这是对于包括日内短线的统计数据,大部分单子都是做日内,小周期的单子抗大周期,自然能扭亏为盈的概率很高;如果只是对于日K线的单子做统计,日K线的单子抗日K线周期,能能扭亏为盈的概率是达不到98.8%,也就80%左右。

为什么呢?因为长期看,无论股票,还是期货,价格都在 一个大的范围内上下波动,毕竟单边的大趋势很少发生,注定在大部分的时候,甚至绝大部分的时间内,行情都在一个大的范围内上下波动,只不过在这个大的波动区间内,会出现波段式的趋势行情,我们可以复盘,就能发现这个问题;即使不看长周期,即便中周期来看,大部分行情也是上下震荡行情,趋势行情是比较少的,毕竟震荡行情占到三分之二。这意味着,大部分时候,除非我们不幸多在顶部附近,或空在底部附近,否则的话,我们在行情中间,无论多,还是空,大部分时候,我们的单子即使被套,也是能抗回来,还能获得一些利润。这意味着, 如果我们死扛着,轻仓死扛,大部分的行情,都能抗回来。

如下图:*港恒生指数(1997-2002年)的走势,大部分的单子都能解套

如下图:期货CRB指数(1986-2002年)的走势,大部分的单子都能解套

2、依据技术分析做交易,当出现浮亏时,我们该如何做这笔决策呢?

如果我们主要的分析工具是技术分析,无法判断未来行情的下跌空间,此时会出现悖论:

第一:选择B选项“抗单”,结局必然是暴死

根据前景理论和概率优势,100%的概率会亏损100万,80%的概率不会损失一分钱,面对损失时,我们敢于冒风险,希望能扭亏为盈,自然选择B“抗单”。

但是,还有20%的概率会损失500万,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由于交易的次数太多,所以小概率事件是必然会发生的,何况20%的概率也并不低,也就是说,你必然会出现损失500万的情况。这意味着:你选择B“抗单”,虽然可以多次扛回盈利单,但必然会发生500万的亏损情况。

如下图:多次扛回,但必然会暴死

如果你的本金只有500万,那么B选项虽然可以让你多次扛回单子,但必然出现爆仓;假设你的本金有1000万,B选项让你多次抗回单,某一次不幸,B选项让你亏了500万,你尚未爆仓,此后你剩余500万本金,那么道路又回到了前者,即多次扛回单子,但必将爆仓、、、、无论本金多少,只要你还在游戏中,你必然会爆仓,所以B选项虽然长时间或许让我们没有亏损,但会突然间暴死,属于“暴死”的节奏。

第二:选择A选项“止损”,结局也很可能是死,只是慢死

选择A选项,及时止损,割肉100万,如果你的本金只有500万,你还剩本金400万,本次是不会死掉的。但是,如果你这次割肉100万,下次或者未来某一次,又割肉100万,接着又割肉100万,割肉五次后,你也会爆仓的。关键是,当每次割肉后,事后来看,如果自己当时不割肉,浮亏是可以扛回的,止损是无效的,就加深自己不执行止损的信念,慢慢就不愿意止损了。

如下图:每次及时止损,结局是慢死;而且如果每次不止损,都能抗回来

3、综合分析,交易中当出现浮亏时,我们很可能选择B“抗单”

根据上述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

第一,根据前景理论,面对损失时,我们是风险喜好者,所以当出现浮亏时,我们倾向于冒险,选择“抗单”,以希望能扛回来,不亏钱;

第二,根据概率优势,当出现浮亏时,如果不止损,80%的概率能够扛回来,即大概率上,我们是不会亏钱,所以站在大概率的角度上,我们选择“不止损”;

第三,事后来看,大部分情况下,如果当时不止损,浮亏是可以扛回来的,止损是无效的,至少看起来“止损是错误”的,加深了不止损的信念。

第四,选择A“止损”,结局很可能是“死”,虽然是慢死。每刀不致命,但刀刀割肉,割的头破血流、皮毛不存,也是死,而且这种痛苦的持续时间还很长,还不如一刀致命,选择“抗单”带来的猝死,让人痛苦的时间短一些。所以既然都是死,为何要选择“止损”呢?

综上四大因素,交易中面对损失时,我们选择冒险的概率,显着大于根据简单的前景理论提出的风险偏好选择(根据前景理论,我们本身大概率会选择冒险:抗单),因此交易中出现浮亏时,我们会极大概率地选择“抗单”,不止损,这也是为什么在实际的交易中,我们很少人能够做到止损的原因。

 为何我们通常“不愿止损”?  止损怎样容易

止损怎样容易

一、止损难的原因:1、 害怕刚止损出来,价格就调头回去.2、有时不止损,价格还真的回去了,让交易员赚个小便宜,尝个甜头,下次就更容易心存侥幸,不愿止损了.

其 实 绝 大 多 数 人 会 因 为 不 止 损 而 破 产 , 从 来 没 有 因 为 止 损 而 破 产 的 . 很 多 会 买 而 不 会 止 损 的 人 , 最 后 竹 篮 打 水 一 场 空 , 从 来 没 有 见 过 善 于 止 损 的 人 最 后 赚 不 到 钱 的

程序化交易的回撤主要来自行情变动时模型不适应当时行情所带来的损失,通常是趋势模型不适应震荡行情,但想找到一个既能适应趋势行情又能适应震荡行情的模型是不可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做组合交易,也就是说用多个模型做一个一个品种的多个周期,有趋势模型也有震荡模型,这样在行情不好的时候模型之间能够行程一个盈亏对冲保住本金减小回撤,行情好到时候可以实现模型的收益共振,迅速提升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