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新闻

气象专家解析湖北及长江流域强降雨:副热带高压是“推手”

据中央气象台消息,8月10日以来,我国西南地区至长江中下游出现强降雨过程,其中,湖北是降雨量最大的地区。

8月11日至12日,湖北省襄阳市、随州市出现大暴雨到特大暴雨,18小时累计雨量达200毫米至495毫米,其中随县柳林24小时降雨量达519毫米。8月13日10时,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黄色预警。

这次降雨过程有多强?长江流域各地,特别是湖北出现极端性强降雨的原因是什么?未来雨情如何?中央气象台和武汉中心气象台专家解析相关情况。

湖北随州柳林镇“5个小时下了5次暴雨”

12日6时,湖北宜城朝阳寺一小时降下了117.9毫米的雨水,为湖北今年以来最大小时雨强。此外,11日宜城24小时雨量305.9毫米,突破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极值。

气象专家表示,这次强降雨过程具有夜雨明显的特点,例如,襄阳、随州特大暴雨主要发生在11日23时至12日7时。在襄阳、随州两地,30毫米/小时以上的雨水至少下了6小时。

特别是随州柳林镇,12日4时起,连续5个小时雨强超过50毫米,其中4时至6时连续两小时雨强超过100毫米。这是什么概念?据报道,柳林镇镇区三面环山,这次降雨导致的平均积水深度达3.5米,最深处达5米。

根据气象标准,24小时累计雨量超过50毫米即定义为暴雨,超过100毫米为大暴雨。对于柳林镇,可以理解为5个小时下了5次暴雨、两个小时平均积水超过20厘米。按照水往低处流的原则,当一个镇20厘米的平摊积水集中汇集到低洼处,深度可想而知。

在柳林镇这场强降雨中,镇政府凌晨两点半开始,紧急转移群众1100余人;凌晨6点左右,市、县党政主要领导赶赴柳林镇受灾地点,调集各方面的力量开展应急救援,共紧急转移柳林镇受灾群众2000余人。

据初步排查,此轮强降雨造成柳林镇8000余人受灾,21人死亡、4人失联;受淹、受损房屋商铺2700余间,其中倒塌221间;冲毁道路11.3公里、桥梁63座、电力通信线杆725根,灾情损失还在进一步核实统计之中,救援抢险工作正有序推进。

为了进一步提高抗洪抢险成效,随州市全力开展电力、通信、供水、道路等基础设施修复工作,目前通信已基本正常,供电预计可在48小时内恢复,供水力争在72小时内恢复。

为什么这个时间长江流域出现强降雨?副热带高压是主要“推手”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方翀介绍,长江流域附近目前处于副热带高压边缘,“副高”边缘往往有持续的西南暖湿气流向北输送。当北方冷空气南下时,冷暖空气交会于长江中下游地区,就会出现强降雨天气。有的地方再配合地形等因素影响,就可能造成大暴雨甚至更强的天气。

“冷暖空气势力相当造成雨带移动缓慢,加上水汽充沛、对流不稳定、能量足,局地短时强降雨特征明显。”8月11日至12日,湖北宜城和浙江海盐局地出现特大暴雨。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陈涛表示,局地站点出现极端性降雨,较常年同期相对异常。

武汉中心气象台首席预报员王珊珊介绍,自8月起,冷暖空气持续交会于长江中下游地区,11日在副热带高压外围形成低涡。“这次低涡移动缓慢,在襄阳和随州等地徘徊。因此强降水具有稳定少动、降水效率高、持续时间长等特点。”

8月12日,中央气象台预报显示,河南南部、湖北、安徽中南部、江苏南部、上海、江西北部、浙江大部、福建西北部、湖南北部、重庆东部和南部、贵州中北部、云南西南部以及西藏东南部等地有大到暴雨。

从这份预报“名单”来看,本次降雨的影响范围远不止长江中下游地区,重庆、云南、贵州等地的降雨情况也不容忽视。陈涛表示,这是一次大范围降雨天气过程,主雨带有缓慢南压趋势,西南地区东部、江汉、江淮一直到江南北部中北部都受其影响。

未来三天还有强降雨

根据预报,8月13日至14日,江淮、江汉东部、江南北部和西部、西南地区东南部、华南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其中,安徽南部、湖南西部、浙江北部、贵州中东部、云南东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大暴雨(100~200毫米)。

“13日白天到夜间是降雨最强的时间段。”方翀介绍,重庆、贵州、长江中下游沿江、长江北部地区普遍有大到暴雨,特别是贵州东部到南部、安徽东南部、浙江东北部局地有大暴雨。14日降雨略微减弱,贵州南部、广西北部、江西北部、浙江北部等地局地会有暴雨到大暴雨天气,但范围有所减小。15日降雨将继续减弱。16日至18日,长江中下游会再次出现降水过程,从目前判断,强度相较此次降雨过程偏弱。

方翀提醒,大别山区、浙江西部山区、重庆、贵州和湖北等地需要关注降雨造成的山洪、地质灾害风险。长江上游干流水位目前处于较高位状态,太湖水位也是超警戒状态,需要防范中小河流洪水等灾害风险。16日至18日,江汉、江淮到江南北部会出现新一轮降雨过程,可能与本次过程存在叠加效应。

王珊珊提醒,湖北除需防范降雨叠加造成的山洪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外,还需加强防范短时强降水、雷电、大风等突发性、局地性强对流天气。另外,渍涝或洪涝灾害对江汉平原及鄂东地区再生稻头茬收割晾晒不利,可能加剧“两迁”害虫的迁入和繁殖,需注意再生稻收割和病虫害的防治,也需防范降雨及雷电天气对疫情防控的不利影响。